酥叽汪。

语言尖锐又不上税。



双花/韩张/林方/喻黄/周江/伞修
双飞/寡猎/骨科/R76/麦DJ/185组

小绝脑残粉/妈舞菜瑶心头好
梦中情奶多多郁总
战网ID苏疾妄#5756

全职相关cp洁癖超级严重,OW相关比较杂。

【全职高手】韩张24h-胜过-2017韩文清生贺

老韩属于新杰/新杰属于老韩/ooc属于我/可能有夹带其他cp私货/tag随手/一觉醒来番外


刚回到市区,屁股都没坐热,自家恋人都没能摸一摸……咳咳无视这条,总之刚回到家里,韩文清就被自家姐姐叫了出去。

吃个饭磨磨蹭蹭地弄了大半天,姐姐说话总遮遮掩掩的,好像藏着掖着什么。

但饭局上所说的话,大概意思就是韩文清的小侄子闹着要过来玩儿,想交给他带个三五天的,之后他自己就回去了。

“给他个不漏风的地方睡,就行了,别太惯着。”姐姐笑吟吟地说着,身边自顾自的啃着鸡腿的小侄子撑了下巴,盯着墙上挂画一言不发。

他原本不想答应的,非常不想,非常非常的不想,这可是宝贵的夏休期。

前段时间因为暹罗猫和大狮子的事情,没能好好玩儿,这还不容易变回来了,不和恋人腻歪腻歪一会儿,二人世界,带什么小孩?又不是我生的。

可那是他姐姐的儿子,小时候跑出去打荣耀可都是姐姐给自己打的掩护。

于是和张新杰商量了过后,韩文清答应了。

领着十八岁的小侄子回到家里的时候,那家伙和发现新大陆一样。“我去表哥你真的和张新杰住一起啊?哈哈哈总算见到活的张新杰了!”

顺带一提,这个小侄子从小到大没少被自个妈带着看韩文清比赛,有时间就去看现场的,没时间就在家里看直播。

但他妈妈的本意是让他放松一下,顺带学习一下自己弟弟一如既往的精神,结果这小家伙都看张新杰去了,成为了一个石不转脑残粉。

小侄子大方得很,完全不拿韩文清当外人,刚感叹两句就去翻冰箱找吃的了。

“你有没有作业要写?”韩文清决定发挥一下自己一贯一来百试不厌的天赋buff威慑。

“哥啊,我高三刚毕业。”小侄子不为所动。

韩文清:“那你就没事干?”

小侄子翘着二郎腿嗑瓜子:“是啊没事干。”

韩文清觉得自己败了,这家伙真的是遗传了他妈妈,压根不怕自己,待在这看他补番也没意思,只能去找张新杰。

此时张新杰正坐在书桌前,完成变成动物外加出去玩儿这几天欠下来的工作,一条一条地回复各种消息。

针对新赛季对手不同战术不同,所以银武和相关装备都要进行相关的熟悉调整,包括技能点也可能会进行调整。

待处理的消息大多都是研发部发来的意见征求,作为霸图的战术担当,这方面的事情,张新杰自然是得参与的。

在处理了大部分之后,韩文清推门进来了,他停下手里的动作转身看他。“你侄子呢?”

“自己玩去了。”韩文清走过去,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搭在椅背上,微微俯身,看着他电脑上的消息记录。

张新杰:“一些稀有材料的数量得确定,我不想后期出现问题之后,公会方面还需要再忙碌。”

韩文清点了点头,对于张新杰回复的数量他也觉得合理,没有异议。

他对张新杰,对面前这个人,无条件信任。

韩文清:“有没有说过你其实很温柔?”

张新杰:“没有,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因为是事实。”韩文清看着张新杰把会话框全都关了,按着椅背把张新杰调转过来和自己面对面。

“那有没有人说过你可爱?”张新杰反过来问韩文清。

韩文清很吃惊,可爱这个词和他完全不搭边,就跟文质彬彬不可能和魏琛搭边一样。

张新杰笑了笑,伸出双手抓了韩文清头顶的两撮头发,把它们撩起来,还顺带揪了揪。“猫耳朵。”

“想养猫吗?”韩文清抓住他的手,但没有立刻把头顶的“猫耳朵”抚平。

张新杰:“喜欢,但不想,有没时间陪它。”

韩文清:“那去猫园吗?”

张新杰压根没思考就点了头,又突然想起什么,于是问韩文清:“那你侄子?”

“让他自己玩去。”韩文清找了外套穿上,顺手帮张新杰拿了一件。

出了卧室,小侄子正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嘴里叼着冰棍,茶几上乱七八糟地摆了一堆零食。

韩文清简单说了几句,给他留了晚饭钱,带着张新杰出去了。

小侄子静静地看着门合上,之后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翻身下来,拿起边上的座机给自家亲娘打了电话。

“喂?妈啊?我和你说,你真没必要担心舅舅和他对象,他们好的很。哎呀我舅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你让他出去和黑社会干架有可能,你让他温柔贤惠小鸟依人……我靠这个画面感有点可怕。总之他们好的很,你就别瞎操心了啊。”

出租车径直开到了猫园所在的大楼下,张新杰十分熟练地领着韩文清走过了歪七扭八的走廊,进了猫园。

也许是赶上晚饭时间了,这里人并不多。

韩文清还担心张新杰一向时间安排有序,三餐规律更是容不得打断,要不要先带他去吃饭。

结果张新杰倒好,见到猫,晚饭都不用吃了,从一踏进猫园开始,就已经全身心投入在撸猫上了。

“晚饭不用担心,这也提供餐饮。”张新杰抱着手里毛绒绒的布偶猫朝韩文清走过来,示意他抱抱。

韩文清迟疑了两秒钟,刚想伸手,结果布偶猫抬了个脑袋,看到韩文清的一瞬间表情突然就变了,赶紧掉头跳到了边上的架子上,任张新杰怎么哄说什么都不肯下来。

“奇怪,Alex平时可听话了,今天怎么任性?”店员小姐姐疑惑地站在边上,试着哄了几次,就算是拿出罐头诱惑,猫咪也不为所动。

“也许是因为人的问题。”张新杰看着韩文清,再结合一下在农家乐里韩文清还是暹罗猫状态就已经威慑群鸡的场景,的确很有可能。

张新杰带着韩文清往里走,果然,一路上看到的大大小小二十多只猫,跑的跑,跳的跳,还有的整只猫都愣在原地了。

韩文清一脸冷漠,他身后的张新杰在努力憋着没笑出声,肩膀一颤一颤地。

张新杰:“你跟我来,有一只猫可能不会怕你。”

两人兜兜转转找到一个小角落,一只暹罗猫趴在自己的猫窝上,慢悠悠懒洋洋地舔着爪子,见张新杰来了,“喵呜”了一声,迈着步子走下来。

“好久不见。”张新杰蹲下来和暹罗猫打招呼,大猫伸出爪子搭在他的膝盖上,似懂非懂地回了一声。

这是唯一一只没有因为韩文清的存在而从张新杰身边逃开的猫。

韩文清蹲下来,他看着这只猫,如同看到了六年前初来乍到的张新杰,面对他毫无怯意。

难道自己真的那么可怕?韩文清想,然而气质这东西天生的,他也不能决定是不是?

“他叫Logan,这里最老的猫。”张新杰抱起算得上挺大一只的暹罗猫,放到韩文清怀里。

Logan虽说表情看起来有点不乐意,爪子也抵着韩文清的胸口,但好歹没逃开。

韩文清突然觉得,猫这种生物,的确挺可爱的。

等张新杰把所有的猫都撸了一遍之后,他们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夜色降临,两人并肩走在小区的林荫道间,不像一般情侣那样卿卿我我甜甜蜜蜜,完全看不出他们是恋人。

韩文清突然开口:“你应该知道,霸图的现状很尴尬。”

张新杰:“我知道,所以我会解决。”

这个回答出乎韩文清意料,倒不是说张新杰没有这个能力,他从始至终都相信张新杰的能力和判断。

出乎他意料的是,按照张新杰一向严谨的性子,他应该会说“尽力解决”而非“会解决”。

韩文清:“呼啸的邀约,你没答应。”

张新杰:“如果呼啸适合我,那我一开始就不会在霸图。”

韩文清:“我很高兴你一直都在。”

张新杰:“我会一直在霸图,在你身边。”

两人没再说话,手慢慢靠近,手心交叠,十指相扣。

他们间六年的默契,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什么。

有些话,胜过情话,胜过那句“我爱你。”








以前写的东西,现在真是没脸看。

评论 ( 3 )
热度 ( 62 )

© 酥叽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