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叽汪。

语言尖锐又不上税。



双花/韩张/林方/喻黄/周江/伞修
双飞/寡猎/骨科/R76/麦DJ/185组

小绝脑残粉/妈舞菜瑶心头好
梦中情奶多多郁总
战网ID苏疾妄#5756

全职相关cp洁癖超级严重,OW相关比较杂。

【全职高手】韩张-下不为例-2017韩文清生贺贺文

老韩属于新杰/新杰属于老韩/ooc属于我/娱乐向小甜饼/有夹带其他cp私货/tag随手

为了保护职业选手们的手,俱乐部是不可能让他们自己动手洗衣服的。

之前是统一有阿姨帮忙弄这些,自然也是机洗,不过洗衣机都在别处。

可近来阿姨生病了,俱乐部方面和成员们讨论了一下,觉得洗衣服又不是什么大事情,没必要专门请阿姨。

加上又是机洗,不如买了洗衣机自己来。开盖子一扔,按开关,再一挂不就完了么?

这个提议以六票支持一票弃权通过,看着投票结果,众人看了一眼张佳乐。

张佳乐拍桌而起:“干嘛,我都弃权了!”

张新杰扶桌而坐:“前辈,暴露了。”

为了不打扰选手们日常休息,就干脆清空了一个阳台,把洗衣机集体放在那了。

霸图的正选队员们都住一层楼,洗衣机也是放在一起的,对于这东西的分配就有些好玩了。

想着他们也没人有特别严重的洁癖,之前也征求过意见,他们都不介意和别人的衣服一起洗。

本持着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社会主义精神,洗衣机就只买了三台。

韩文清张新杰一台,林敬言张佳乐一台,白言飞秦牧云一台,宋奇英看着情况和谁一台。

但过了没多久,林敬言就反应,能不能再多弄一台洗衣机,他自己出钱都行。

原因嘛,是因为张佳乐衣服大多都和他账号卡一样,百花缭乱的,因此林敬言已经报废了两件纯色衬衫了。

但我们今天的重点并不在这里,而在于张新杰洗衣服的那点小习惯。

大家基本都是晚上吃完饭了就回宿舍洗澡,把衣服扔到篮子里放着,之后拿着篮子把脏衣服往洗衣机里一倒,等时间到了再过来晾就好。

韩文清和张新杰同住在一间比较大的宿舍里,其实他们的事霸图上下都知道。

衣服也基本都是张新杰拿去放洗衣机,后来有一天,韩文清闲着,突发奇想地跟着他出了房间,结果看到了比较神奇的一幕。

霸图副队张新杰刚走出房间,就快步找了个楼梯转角,蹲下来将篮子里乱七八糟的衣服外套和裤子分门别类地放好,挨个掏了掏口袋,确定里面没有什么东西,之后一一叠好了,摞在一起。

然后他满意地看着方方正正和豆腐块没两样的衣服,抱着篮子往洗衣间走。

韩文清愣住了,他知道张新杰有把干净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的习惯,这样方便找,他也没说什么,但待洗的衣服就没这个必要了吧。

但这是自家恋人的小习惯,就算有些奇怪,韩文清还是觉得这样很可爱,尤其是看他叠衣服时认真的神情,尤其的可爱。

唉,被爱情蒙蔽了眼睛的男人啊。

监控摄像机不想看,尴尬地扭开了头。

韩文清跟着他走到了洗衣机,张新杰果然小心翼翼地把豆腐块们放进了洗衣机里,一件一件地慢慢来,生怕弄散了。

虽然并没有什么用处,毕竟待会滚筒开始滚动的时候就会什么都没了。

最后一件是韩文清的队服,韩文清一眼就认了出来。

张新杰瞅瞅四下无人,琢磨着时间还早,其他人大概没有那么快,抖开韩文清的队服往自己身上套。

袖口稍稍长了一些,下摆也盖过了臀部,没有像平时自己穿队服那样严谨,左肩斜斜地挂着,从侧边还能看到里边浅灰色格子的睡衣。

张新杰试着伸直了胳膊,摆出个稻草人动作,袖子长度刚刚合适,一垂手就又长了。

窗外夜色渐沉,面前的玻璃窗反射着张新杰清秀面容,刚好可以充当镜子。

张新杰把眼镜摘下来放在窗台上,学着韩文清的样子双手抱胸,盯着镜子说:“别在食堂里跑跑跳跳的,要跑去健身处去。”

平时清亮的声音压低了,皱起眉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是在学今天中午韩文清在食堂说张佳乐的语气。

刚说完,盯着玻璃反光里的自己,一下忍不住笑了,拍了两把脸颊,傻笑着准备把衣服脱下来。

韩文清在边上看了半天,是真没想到自家恋人平时还有悄悄模仿自己的时候,挪到人身后,伸手把他搂紧了。

突然被这么一吓,张新杰整个人僵住了,愣了几秒,忽地想起来自己刚刚的那傻样不会也被恋人看在眼里了吧,面上顿时红了三分。

故作镇定地拿了眼镜带上,一本正经地开始低头调洗衣机的预定时间。

“队长,忘了吧。”张新杰推了下眼镜,从玻璃反光里看着韩文清带着笑意的面容。

韩文清脸型棱角分明,长得就是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平日里为了队长威严常皱紧的眉难得放平了,表情也比平日里要温和很多,嘴角带了抹笑意,微凉的唇此时正挨着张新杰耳后厮磨。

“咳咳……”张新杰耳廓脖颈间都是恋人温热气息,不由得有些局促不安。

两人平时都很低调,除开房间里偶尔会有一些比较亲密的动作之外,在公共场合那么高调还是第一次。

张新杰觉得有些不自在,瞅了眼四周,并没有人。轻咳了两声,转身准备走,却被韩文清结结实实地按住了。

“队长,注意影响。”张新杰小声提醒。

“就这一次。”韩文清挨着他耳边说,说话间呼出的气息带着温度,拂过张新杰耳廓,带起一阵酥麻感。

他微微退后,两臂撑在洗衣机边缘,挡在张新杰身侧,将面前的人禁锢在怀里,又俯身上去,在张新杰嘴角亲吻了一下。

趁着恋人还愣怔着,拉过他手腕就往房间走。

张新杰摸了把唇角,小声回他:“下不为例。”

韩文清笑道:“好。”

——————END——————

彩蛋:

角落里,贴着墙的张佳乐僵硬地扭过脖子问林敬言:“老林,他俩走了没?我觉得我的衣服要发酵了。”

林敬言伸出脑袋看了眼,长出一口气:“走了,出来吧。”

张佳乐:“洗衣机都被占了,我和你一起洗吧。”

林敬言:“休想。”

张佳乐:“我去,爱呢?”

林敬言:“都给方锐了。”

张佳乐:“……”








一个带了一丢丢林方私货的韩张。

霸图一切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之后,锅一定都是张佳乐的,毕竟……他比较跳哈哈哈哈。

评论 ( 10 )
热度 ( 188 )

© 酥叽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