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叽汪。

语言尖锐又不上税。



双花/韩张/林方/喻黄/周江/伞修
双飞/寡猎/骨科/R76/麦DJ/185组

小绝脑残粉/妈舞菜瑶心头好
梦中情奶多多郁总
战网ID苏疾妄#5756

全职相关cp洁癖超级严重,OW相关比较杂。

【全职高手】卢瀚文-街头巷陌-粮食向

小卢是世界的财富/ooc属于我/粮食向/《山河》完售福利/参本文手仔细看,会有意外发现x

六月七日,卢瀚文照常早起,顶着未落的月蹲在屋下洗漱。
早晨下了些雨,落在屋外水缸里蓄了个大满,多出的雨水淌了一地,卢瀚文抬腿跨过,鞋跟却还是湿了。
卢瀚文在厨房角落的小篮里翻出半个白面饼来,拍拍上边烟灰,掰了小半放嘴里慢慢嚼着,又将剩下的放进那不知补了多少回的小破包。
转身踱回屋里,在房门上轻轻敲了三下,带了个小帽,出门去了。
天刚蒙蒙亮,雨后雾多还未散尽,像是给这水乡蒙了层纱。
卢瀚文走出家门,绕过三条小巷,走过一座低矮石桥,便来到镇上一处集市。
石桥边上,一只猫懒散地趴着,见卢瀚文来了抬头望他,张嘴轻轻叫了一声。
卢瀚文蹲下,挠挠它湿漉漉的脑袋,又从包里掰了小块面饼搁在它面前。小猫嗅了嗅那块并无什么味道的面饼,并不领情,转身走了。
卢瀚文也没恼,一指将被雨水沾湿了的面饼弹进河里,等着晨起的游鱼来吃。
集市上陆陆续续已来了些摊点,正各自忙碌着。
客栈前,一清秀小姑娘敛着裙摆正用细线切着溏心蛋。两手两指勾着棉线两段,绕着剥了壳的白嫩鸡蛋,干脆利落地一转,便切成了两份。
蛋白细嫩,蛋黄温软,搁在浇了麻婆豆腐的白饭上,勾得人馋虫一个劲地往上爬。
“长安小姐姐。”卢瀚文抬了帽檐,笑吟吟地凑过去,盯着那碗麻婆豆腐直咽口水。
小姑娘回头看了眼屋里,趁着没人,两指捻起半块溏心蛋递给卢瀚文。卢瀚文张口吞下,含糊道了声谢,便嚼着跑远了。
附近新开了家豆花,卢瀚文每日经过都能见着店家女儿对着课业发愁。
白姓的姑娘吊着修得极尖的铅笔在唇间,偶尔拿下来在演算纸上划几笔,似乎是捉不到要领,又叼起笔,神游到天外去了。
再往后是间普通人家,听街坊说这家里人信什么基督教,每七日便要进城去做什么礼拜。
可无一例外的是,回家时家里总会被风吹坏些什么。
今次也许吹跑了两件衣裳,下次也许就是吹坏哪扇窗户了。
之后再走几步便能看见间酒楼,每每到此处,卢瀚文总要进去看看,倒不是看什么酒菜,只不过因为这家人收了不少奇珍。都是些老东西,却自有它们的精妙之处。
见着卢瀚文进来,他家小女儿便乐呵呵地领他到柜台之后,给他看那前朝留下的奇表。
只扭动两圈发条,便能看到镀了金的鸟雀、狮虎、猫犬活动双翅或首尾。
再往后是一间小作坊,门前一株一人高的桂花树,散着淡淡幽香。
苏姓姑娘见卢瀚文过来,抽了张油纸包了块刚出炉还温着的桂花糕递给他。
小家伙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不肯接。姑娘将纸包塞进他包里,叮嘱他路上小心,又进了屋里继续打点事务。
再走几步就是家茶馆,里头有个说相声的雲先生,别的茶都不喝,独独爱这苦丁。
卢瀚文被他骗着尝了一次,苦得舌根发麻,此后便不怎么乐意进这茶馆了。
往后敛着的几家都是普通人家的院子,其中一家院里的桃花开了,有几朵探出墙外来了,落了几瓣花瓣在墙根。
卢瀚文走过去拾起来,拿衣角仔细擦了,夹进书页里。未关劳的木门里漏出丝丝甜香,他眯着眼自门缝望去,见着一漂亮小姑娘正端了只瓷碗,碗里放了只金黄酥脆的鸡腿子。
匆匆走了几步,逃开了鸡腿香味,便看到那家颇新奇的照相馆,馆里有个留洋回来的女学生。
里头的黑盒子都是卢瀚文未曾见过的,听老人家说,那些盒子里都住着小仙。
盒子冲你一摆,那不知什么东西一闪,小仙便知道要起来干活了,便开始照着你的模样画画。这画出来的东西,可好了哩,和你一摸一样。
看了半晌,卢瀚文继续往前走,来到一处书院来。听这声音,兴许还是先前的那些学生,正在争论些什么。话语间提到什么“会议”与“协定”,卢瀚文不懂,便走了。
街的尽头是家烧饼店,摊烧饼的附近的人都叫他老刘。近来生意不太红火,于是他也偶尔炒些花生卖给喝酒买小食的人。
有不少人说,他与那茶馆的雲先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走过集市,卢瀚文进了私塾,在伙伴招呼下寻着自个位置坐下,拿了夹了花瓣的书本出来,跟着念。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这是一篇福利粮食向,和《山河》没什么关系。
看得懂的一定觉得我是在搞事,我就是要搞事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21 )
热度 ( 78 )

© 酥叽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