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图队犬酥叽汪

向死而生。



全职:双花/韩张/林方/喻黄/周江/伞修
守望:双飞/寡猎/骨科/R76/麦DJ/185组

小绝脑残粉/妈舞菜瑶心头好
梦中情奶多多郁总
战网ID苏疾妄#5756

全职相关cp洁癖超级严重,不写逆拆。
OW相关比较杂,看到质量好的就吃。

【全职高手】喻黄-纯-2017喻文州生贺

喻队属于少天/少天属于喻队/ooc属于我/Nevermind游戏设定/有些许惊悚描写/细节破碎/大概有bug/没有逻辑系列

《山河》预售地址。我觉得我是个广告小王子。


结结实实地摔在草地上的时候,黄少天还没从传送带来的眩晕中彻底清醒过来,上边脑壳还疼着,紧接着下边屁股就跟着疼起来了。
“我靠靠靠靠……”黄少天揉了把后腰,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弓着腰打量地上被自个砸出的凹陷,一本正经地感叹:“啧啧啧,真不愧是我,看这屁股的形状就知道这人肯定非常帅气。”
黄少天,性别男,年龄24岁,G市某心理疾病研究所的实习医生,正在协助魏琛调试新的研究用机器的相关设置。
机器的主要作用是通过催眠病人,将医生的意识传送进病人潜意识创造的世界中,在里面了解病人心理疾病出现的原因,并且试着去找出解决的方式,以此来治愈他的心理疾病。
机器还在调试阶段,黄少天魏琛他们也不敢随意尝试,只能召集志愿者。前几次实验收效甚微,重新进行了新的调试之后,他们开始了这次的实验。
黄少天看了资料,这次的志愿者叫喻文州,不过是个小生意人,在一次恐怖事件中协助警方参与了救援,解救了大量人质,却不慎重伤昏迷了几天,醒来时看着还好,可三天之后,就变成了这副心神不宁、愁眉不展的样子。
黄少天见过他一次,在研究所的会客厅里,敲门进去时,喻文州手里捧了杯热茶,正在看桌面上玻璃鱼缸里的两只鼓眼金鱼。
窗没关牢,阳光和盛夏的热风一同涌了进来,吹起人稍长的刘海。他发觉黄少天已经进来了,逆着光,唇角勾出一个礼貌的笑来,笑得很生疏,也很生硬。
那一刻,黄少天暗自决定,无论如何,都得让这个人真正地、发自内心地笑起来。
但其实该怎么做,黄少天并没有什么把握,这也是他第一次成功进入患者潜意识创造的世界中。在国外,这项技术已经有了很大的安全保障并且开始普及了,在这方面国内确实落后了一些。
黄少天没在原地久呆,开始在附近转悠。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刚种成的草坪,视线所及的不远处就是那场恐怖袭击发生的地方,是一座地段比较偏僻的购物中心。
根据很多实验成功的国外心理学家的说法,大多数患者潜意识所构造的世界里发生的事,多半是心理疾病出现的诱因,少部分的患者则是构造出一个理想的世界。
看来喻文州所构造的,是前者。那黄少天怕是要亲身经历一次当初发生的事情了。
没有丝毫犹豫,黄少天走进了大厦,意料之外的是,大楼内空无一人,店面都开了灯,商品也整齐地摆放着,可偏偏安静地犹如荒郊野岭,每一层的自动扶梯都在运作着,观光电梯却在没人乘坐的情况下诡异地不断开合电梯门。
“不会吧,说好的本市最豪华购物区,没人啊?还是说喻文州觉得这地方最好没人?”黄少天自言自语道,想了想,其实也符合逻辑。
若是这里没有人,也就不会发生那样的惨剧了,但在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呢?
坐着自动扶梯慢慢一层一层地兜到三楼,这一层主要是童装,店铺里摆了不少的儿童体型的假人模特,其中两个坐在店铺前,面部是一片毫无起伏的白色,黄少天看着觉得有些诡异,赶紧加快步伐走了过去。
中心位置还有个儿童游乐园,黄少天动了些小心思,直接穿了鞋踩进海洋球池子里去了。
刚走了没两步,就感觉脚腕被什么东西拦了一拦,弯腰摸索了两秒摸到个柱状的东西,他下意识地拿了出来,那是一截孩童的断手。
“我靠!”黄少天爆了句脏话,将断臂猛地一甩,那截断手带着红黑粘稠的血液被扔了出去,砸在护栏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坠地声。
他膝盖一软,靠在游乐园的门框处长出了一口气,待平复了心情,再一回头时,海洋球没了,池子里都是些没有相貌、面部一团模糊的几岁孩童。
“孩子们”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有的甚至没有整个半身,可伤口处钝圆没有血,看着更像是人形的巨大蠕虫,他们挣扎着朝黄少天靠近的样子,也足以把人吓着。
黄少天自诩“吓大”的,人家看恐怖片尖叫,他看恐怖片大笑。
就算是这样,此时的他看到面前的一幕,也呆了一会儿,回神时才想起要跑。步子刚刚迈开,却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不,不对……那些假人刚刚不是这些动作。”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看着服装店里儿童体型的假人木然地转了头,没有五官的脸上突然流下两行血泪。
“哎呀,被你发现了。”
一声音调诡异的幼女嬉笑声贯入耳中,鸡皮疙瘩登时爬满了黄少天后背,没再过多想,转身拔腿就跑。
刚跑下二楼拉了一堆移动货架堵住了电梯口,一转身,又看到成人服装区的模特假人在动。
“有完没完啊!这都搞什么玩意,小孩追完大人追,大人追玩呢?货架是不是都要开始和我动手了?”黄少天边跑边说,也不怕岔气,刚跑出一段距离,眼看着对面也来了几个,看来是要被“包饺子”了?
这是喻文州的潜意识,不知道伤害里边出现的东西是否会对他造成影响,如果自己受伤了又会对现实中的自己产生什么影响,黄少天不敢随意行动,正想着如何应对,头突然一疼,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再醒来时,黄少天坐在机器里,另一端是喻文州,看样子是还没醒。突然就这么回到了现实世界,原因也只有一个,机器还没有完全调试完美。
他把胸前检测身体数值的电极片撕了下来,慢慢踱到喻文州身边,看他在睡梦中也依旧皱紧了眉头,再想想方才所经历的。那些,怕是他每天都要梦见。
黄少天把机器关了,扯了张薄毯给喻文州盖上,虽说是夏天,他额上却是一头冷汗。
结合着新闻和刚刚所见到的一切,当初那栋大楼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黄少天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那一场恐怖袭击绑架的孩子基本集中在三楼的游乐场里,其中还有少量成人,恐怖分子要求政府拿出指定数量的赎金,超过十分钟,就砍下一个孩子的手脚,通过绳索降到一楼。
可他们明显没有太多的耐心,也没有遵守约定的观念,不过半个小时的僵持时间里,有六个孩子被砍下了手脚。三楼防护栏上挂着六根绳子,从一楼大门往里看,就能看到绳子上挂着的,血淋淋的断肢。
喻文州店里当时人多,腾不出来人去取货,于是他便自己去了,等找清路从楼顶仓库回来的时候,楼外警笛声大作,楼里人们跑的跑散的散,已经空了个干净,只有孩子们的哭泣声和尖叫声回响着,刺痛着他的耳膜。
喻文州没走,他选择留了下来,从内侧打开了被恐怖分子锁住的校门,将特警带了进来。
后来,是一场血战。
喻文州被误伤了,腹部中弹,在医院里躺了很久。为了防止亲友被牵连或是自己再度受伤,喻文州拒绝了政府对他的嘉奖。
其实,他救了很多人,快二十多个孩子。可是,还有六个,已经死了。而这六个孩子的父母,却来质问他,让他还自己孩子的命。
黄少天把档案合了,心里骂了一句,扯着松松垮垮的病号服回了办公室,给魏琛打了个电话:“嗯?老魏啊,我和你打听个事儿,顺便想你帮找个人……”
喻文州近来发觉,当初负责他的那位心理医生特别喜欢缠着他。
今天问身体情况怎么样,需不需要免费上门。明天问新上映了电影要不要一起看。后天问要不要出来吃饭,哪家哪家的海鲜特别棒……
都说心理医生价钱不低,虽说对方只是实习的,但整日整日地来找他,黄少天算不算是在浪费钱?
更重要的是,喻文州都没拒绝。有些时候,他甚至很开心。就连黄少天在短信里说的那些不着边际的话,他看着也很开心。
像是无尽黑暗中总算透出了一点光来,可长期处在黑暗环境中,突然来了一点光,喻文州却反射性地闭了眼。
可光没有躲开他,一直都在。
直到有一天,他早上起来,照例给黄少天发了短信问早安,可对方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回复他。
纠结之下,喻文州主动给他打了电话。黄少天接的有些迟,听声音还很喘。“诶诶?文州怎么了?你总算主动打电话给我了,别的不多说了吧,今天来一次研究所吧,什么时间都好,我等你。”
为了那句“我等你”,喻文州出门了。
想想自事发一年以来,他不过出了五次门,都是因为黄少天。
等到了研究所时,却没找到黄少天,转了一圈只好回到他办公室里坐着等,屋里陈列摆设,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实习医生能有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被推开了,黄少天喘着气进来,白大褂都没穿好,一只袖子在背后晃着,他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把手伸进袖子里,直到走到位置上之后才勉强套了起来。
“文州,今天我叫你来啊,是来给你说清楚你的心结的。”黄少天坐下,将他的资料文件夹递回给他。
喻文州没看,转手放在一边:“结果如何?”
“我想告诉你的是,你没必要把这些放在心上。你做的已经足够好的了,如果没有你,死伤会更加惨重。当然这些鸡汤其他人不知道和你说过多少回了,不过嘛,我想让你见个人。”话音刚落,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推门进来,看到喻文州的时候,眼底一亮,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又在人面前停了下来,看着怯生生的样子,像是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是卢瀚文,你救的孩子之一。”黄少天解释道。
卢瀚文抿着唇,过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低声说:“我一直想找你,找你说话。我记得你的样子,可是父母不给,说是靠近你我就会像上次一样。”
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我想说的是,谢谢你。”
喻文州心里那团像是氤氲了百万年的迷雾突然就散了,露出一点天光来,照得人心通透。很多人常说的什么拨云见日,天光乍破,约摸就是这种感觉。
送走了卢瀚文,黄少天把门给关了,两步一跳地走到喻文州座椅旁,手靠着椅背问他:“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我的服务有效果吧,给个五星好评呗亲。”
喻文州仰头,看到黄少天背着光看他,脑海中只闪过一个字——纯。
黄少天这个人,纯到什么份上呢?
纯到他背着光看你,光也有些许散在了你身上,可感觉上就像是光透过他打在了你身上一样。
喻文州沐着光,睁开了眼,看到黄少天正冲着他笑,嘴角现出浅浅的梨涡来。
他冲黄少天回了一个笑,总算不是他们初见时的那样生疏了。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心都舒坦了,那就让我们来想想接下来有啥计划,电影看了饭也吃了,我们还应该做些什么?回归童年打个电玩?”
“我的确有个计划,不知道少天乐不乐意和我一起?”
“是什么?说来听听?”
“我想,谈个恋爱。”

急急忙忙赶出来的,给你们吃点糖。
玩过Nevermind或者看过实况的应该会比较了解这个设定,我个人是感觉这个游戏很厉害的,和金盏花一样。
我说着放了残花浅酒就不掺和生贺了,结果……我还是写了。
写的粗略,cp感并没有得到多少体现,其实就是为了最后发个糖给你们。
最后,喻队生日快乐!

评论 ( 3 )
热度 ( 54 )

© 霸图队犬酥叽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