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叽汪。

语言尖锐又不上税。



双花/韩张/林方/喻黄/周江/伞修
双飞/寡猎/骨科/R76/麦DJ/185组

小绝脑残粉/妈舞菜瑶心头好
梦中情奶多多郁总
战网ID苏疾妄#5756

全职相关cp洁癖超级严重,OW相关比较杂。

【全职高手】方王-初春-有一丢丢车

方神属于老王/老王属于方神/ooc属于我/古风paro/这是一个点文/ @里禾 

山河预售地址。例行广告看这里看这里,观众老爷们支持一下啦。

初春的第一朵桃花悄悄地开了,小憩的鸟儿展翅飞起,抖落了树梢上未融的积雪,雪花落在花瓣上,融成了水珠挂着,倒像是花儿带了泪。

树旁的木屋里,倒是有人欲哭无泪。

“所以,你能和我说你的要求了吗?”王杰希看着床上坦然自若的男人,皱眉道。

“还没呢,我再想想。”方士谦手里拎了只荷包,上边绣了两株花儿,一簇浅粉色的小花一簇白的,旁侧拥着几片绿叶,款式算不上多新,针脚倒是藏得好,绣得也精致。

这要是拿出去给别人看看,就算是打死也看不出是王杰希这样个男人做的。

王杰希难得的有些动怒,在房里转了两圈,又坐回桌前,斟了茶喝着,边喝边看方士谦神态。

方士谦也还是那般悠然自得,笑得那叫一个明媚,那模样,和柜上摆着的弥勒佛像都还有三分像。

瘦版的弥勒佛。王杰希心里想,转而又想。这佛祖都是救苦救难慈悲为怀的,哪来的弥勒佛会像这人一样蛮不讲理。

话说七日前,王杰希自京城到苏州访友,途径一处小城镇时逗留了几日,想着看看沿途景色,可这友没访着,倒是先把随身带着的钱袋给丢了。

王家公子此次前来身侧也没带个人,这钱丢了也没法回去,只好变卖了身上带着的玉佩发簪,换了些银子,又到街上买了笔墨纸砚,在街沿卖起了画。

正巧碰上方士谦出游,友人也正巧买了王杰希一副水墨山水画,又刚刚巧被他看着了,只看了画作落款,就问了这人的去处急匆匆地唤人把王杰希邀进府里来了。

王杰希还想着自己在此处人生地不熟的,怎会有人邀?但看了请帖,署名方士谦,笔迹看着莫名的熟悉,懵懂间就随着去了。

到了方士谦府上,才知对方是想求一幅画,且要王杰希画院里栽着的那株桃花树。

王杰希应了,方士谦也早备好了笔墨纸砚,可这桃花未开,画干巴巴的树枝有什么意思呢?

方士谦倒毫不在意,慢悠悠地合了窗,摊手道:“那就先在我府上住个几日,待花开了再画也不迟。”

鬼使神差地,王杰希又应了。

于是这几日他俩一同在方府里品茶杀棋、对饮作诗,听雪落屋檐,看月落日升。

就这么过了七日,花不但没开,王杰希还发现树上的花骨朵儿少了。

百思不得其解下,他留了个心眼儿,睡前到树下看了,梢前有一朵已经将开了,夜里悄悄溜了出来,果然看到方士谦披了窗薄毯,鬼鬼祟祟地站在树下,伸手去摘尖梢上的花儿。

方家少爷随意地踩了双布鞋,披着的是窗碎花布的毯子,像是随手找的。

平日里端正文雅、风度翩翩的方士谦,此时掂着脚尖去够树枝,摘下了花儿随手一扔,又抬起头确认是否还有其他花儿。

看那样子,还真是和当初没什么差别,还是那么闹。王杰希掩嘴轻笑了一声,踩着一地软雪走上前,站人身后轻咳了两声。

方士谦本就慌张,又被这么一吓,险些滑倒。身子一僵,木木地转过身来,看着面前表情无奈且不解的人,尴尬地咧嘴笑了笑。

“方公子这是何必?不会是在耍我吧。”王杰希沉声道。

夜里风寒,吹了些雪花落在王杰希脚边,卷起他衣摆。长发未束,散在两肩,如墨自他肩头淌下。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过了半晌方士谦才走上前去,将肩上薄毯扯下举在王杰希头顶,小声说:“天冷你也不拍冻着了。”

方士谦将他拉进自己屋里,唤下人拎了只暖炉进来,又搬了棉被将王杰希整个兜着,愣是把他手脚都捂暖和了,才开始闲下。

“我没耍你,我就是单纯舍不得你走。”方士谦同他一起窝在被里,膝抵着膝,稍动动胳膊就能碰到对方。

“为何?”王杰希问他,鼻尖都是方士谦身上的淡淡草药香气,嗅着安神,竟觉着眼皮有些沉。

方士谦又将被子往上拉了拉,捂住了嘴,闷声道:“因为中意你。”

说完抬眼看王杰希反应,对方却已经合了眼,呼吸浅且缓,双唇微微开着,大概是方才冷着了,鼻尖和眼角泛了一层好看的粉色。

得此良机,总得占点便宜。方士谦忍不住凑上去看他,鼻尖不慎擦了一下。

王杰希没醒但皱起了眉,翻身背对着他,又睡了过去。

他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翻出刚刚的薄毯又披在肩上,抹黑挪到桌前,在那坐了一夜。

第二日王杰希起时,方士谦已经梳洗好了,坐在桌旁喝粥,见他起身,放了碗和调羹,问他:“起了?”

“起了。”王杰希应了一声,揉把脖颈正欲下床,看见对方掏出个什么东西抛在手里玩。

再一细看,浅草绿色带兰花暗纹的布料,串了鹅黄色的绳子,两头坠了翠绿色的玉石,显然是他丢了的那个荷包。

“那日邀你进府之后,我就已派人去找这东西,没想到第二日就想找到送到我手上来了。”方士谦笑了一声,捻着绳子晃着那个小荷包给王杰希看。

“还我。”王杰希忽地觉着自己被人摆了一道,这滋味着实不好受,睡意也全醒了。

方士谦像是没看着对方的怒意一样,继续喝粥。

“里边东西你想留着就留着,但荷包还我。”王杰希眉头又皱了起来,语气也开始有些不善。

方士谦笑了:“这东西对你很重要?”

王杰希点头,愈加严肃起来:“对。”

“还你可以。”方士谦把荷包往怀里一放,起身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看着坐着的王杰希。“但你得答应我三个要求。”

六个时辰后,方士谦半躺在床上,手里拎着荷包在指尖甩,桌边坐了王杰希。

王杰希坐得无聊,随手拿了本诗集翻看,看完合书时,方士谦头挨着床沿,两手搭在腰上,已经沉沉睡去了。

王杰希缓缓站起,绕过木桌走到床边,又慢慢坐下,全程方士谦一点反应都没有。

等他朝着荷包伸手时,方士谦却突然转醒,握着他手腕,笑意渐浓。“我想好了。”

“你说。”王杰希是真没想到对方手劲这般大,试了几次挣脱不开,只能放松了由他握着。

“第一,老老实实地再呆十日,十日过后我自然会安排人送你回京。”

“第二,你得亲我一下。”

“第三,有欢你得同我享一享。”

听到第二时,王杰希就已经是一脸嫌弃,不解道:“为什么要亲你。”

“因为我喜欢你。”方士谦厚着面皮说。

“你喜欢我是你的事,为何要我亲你。”王杰希依旧不解。

方士谦举起手,掌中荷包上玉石叮当作响。

内心一番交战过后,王杰希闭上眼,俯身在方士谦颊上印上一吻,自暴自弃地问他:“那么第三呢?是要什么欢。”

自一开始,方士谦脸上笑意都未曾减过,看王杰希认真倔强的模样,像极了他小时候想吃糖却不说的样子。

方士谦把荷包塞到枕下,笑道:“那我教你。”

这是一辆婴儿车。

“对不起。”方士谦低声说,解了发带,端坐在那任王杰希处置。

王杰希将衣服拢紧了,侧身歇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喊他:“换身衣服吧,防风。”

听到防风二字,方士谦呆愣愣地看着王杰希,那副如赴死般的表情总算卸了换做傻笑。

方士谦原名防风,成人后改了士谦,这个在进府时他可没和王杰希提过。

“你没忘了我啊。”方士谦问他。

“没忘。”王杰希亦回他。

许久之后,方士谦回过神了之后才想起,这到底是谁耍了谁呢?

————————END————————

我觉着可能有人会看不懂。

大概就是两人老早就认识,有些地方有小细节,方神认出老王字迹把他带回家了。

老王夜里抓到方神那次也认出来了,不过是在假装没认出开玩笑看他反应罢了。

然后方神不晓得啊,就闹脾气。然后就,咳咳咳。

荷包也是小时候做的,这样看老王画风怪怪的诶……粉红色花是王不留行,防风是白色fafa的。

第一个要求自然是无所谓的,第二个是老王准备摊牌就想着亲一下也没事,第三个是老王真的纯不晓得这些,所以就很懵。

哈哈哈哈最近沉迷开车!开车真好玩!

04:27写完,我大概会猝死xx

其实吧......我昨天关电脑之前是想着写点文的,但是一想就只记起一个“方王”一个“三个愿望”来,然后就产出了这个......好像有点不太一样啊......凑合着吃吧。蹲。

评论 ( 9 )
热度 ( 86 )

© 酥叽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