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图队犬酥叽汪

向死而生。



全职:双花/韩张/林方/喻黄/周江/伞修
守望:双飞/寡猎/骨科/R76/麦DJ/185组

小绝脑残粉/妈舞菜瑶心头好
梦中情奶多多郁总
战网ID苏疾妄#5756

全职相关cp洁癖超级严重,不写逆拆。
OW相关比较杂,看到质量好的就吃。

【守望先锋】双飞组-槲寄生-

守望先锋双飞组
法老之鹰x天使
法芮尔·艾玛莉x安吉拉·齐格勒
现代校园paro/ooc有/tag随手

迎着冷风走在街道上时,法芮尔还觉得此时发生的事有些不真实。
身边的人穿了件米白色的短风衣,腰间用同色的腰带虚虚地系了,搭着细跟高跟鞋显得身材愈加的修长。
她的眼眸蓝如大海一般,只是看上一眼而已,可感觉就像是要被那种蓝色给淹没。
“小法芮尔,你为什么不带上围巾再出来。”安吉拉这样问她,偏头看她时眼睛里都是平安夜晚上满街的灯火。
“出来得有些急,忘了。”法芮尔回答她,心却跳得比校运会上她跑短跑时还要快。
“下次一定要记住,苏黎世可是很冷的。这个借你。”安吉拉将手上的毛绒手套摘了,替她带上。
温热的指尖搭上冰凉的皮肤,有种说不出的愉悦。可能是因为触碰自己的人是她,是她安吉拉·齐格勒,是她喜欢的人。
天哪,就让我溺死在她的温柔里吧。
法芮尔这样感叹着,同时也担心了起来。“可是你呢?”
“那我就需要你的帮忙了。”安吉拉将微凉的双手抚上了她脸颊,揉搓了几下感叹道:“法芮尔的皮肤真好。”
“别闹了,快进去吧。”法芮尔笑了笑催促道。
就在一个小时前,她的学妹安吉拉·齐格勒跑到她的宿舍楼下打电话给她,希望她能陪自己去给朋友买一份新年礼物。
对于喜欢的人,准确地来说是暗恋对象的邀请,法芮尔自然是答应了,急匆匆地穿了外套跑出来,然后搭乘巴士来到了学校附近的购物中心。
走过旋转门之后,一阵暖气迎面而来,安吉拉掸走了肩上的雪花,长出了一口气。
法芮尔看到安吉拉睫毛上的些许雪花化成了水珠,挂在卷翘的睫毛上,浅色的金发被冷风吹得有些凌乱。
她想要给人整理一下,伸手之后心里又觉得有些不合适,只好尴尬地拢了拢领口。
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女孩子的?法芮尔问自己。
也许是在入学时她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吧。
安吉拉是本地人,家也离学校很近,每天早上法芮尔早起晨跑时,都能在校园里看到这个女孩子。
法芮尔第一次见到安吉拉的时候,她正抱着一只杂色的小猫,指尖搔着猫咪的下巴,轻声地和它说着什么。
太阳自地平线升起,朝阳温柔的光撒在温柔的美人儿身上,就像是天使降临。
出生在埃及的法芮尔一直不知道她同学们说的天使该是什么样子的,而那一天,她知道了。
再然后她发觉自己开始不自觉地去关注这个叫安吉拉·齐格勒的女孩子。
女孩比她小一岁,也比她低了一年级,趁着安吉拉在图书馆借书的时候,她成功地搭上了话,虽然只是几句没有多大实际意义的建议。
不过拿到了电话号码,法芮尔很高兴。她们联系不断,关系很快亲密了起来,一直到了今天。
安吉拉明明比自己小,却很喜欢管自己叫“小法芮尔”。安吉拉喜欢猫,准确地来说是喜欢所有毛绒绒的小动物。
她喜欢学校侧门那家咖啡厅的华夫饼,喜欢穿浅色的衣服,喜欢晴朗无风的天气,喜欢看喜剧,喜欢看芭蕾舞剧,喜欢……
噢该死,自己真像一个变态跟踪狂。法芮尔想。
“小法芮尔?嘿,在想什么呢?”安吉拉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指尖有些微微泛红。
“啊?没什么,已经挑好了吗。”法芮尔回过神来,看着对方手里的纸袋子,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边已经包装好了的方盒子。
“好了,走吧。”安吉拉挽过她手臂,抬头问她:“小法芮尔不买礼物吗?明天可就是新年了。”
“礼物基本都已经送了,你知道的,我是埃及人。”她可不想说今年自己也依旧弄错了送礼物的时间。
安吉拉挨了上去,眨着眼睛问她:“那我有吗?有吗?”
法芮尔偏开头去不看她:“这个当然有,不过我想明天再给你。”
“别明天了,反正学校放假呢,小法芮尔也不回家,来我家吃饭吧。”这句话听着的确像是在询问,可是语气可像是陈述句,大概是料定了法芮尔没法拒绝。
法芮尔自然答应了,当她看着安吉拉的眼睛时,就完全没有原则可言了。
回到空无一人的宿舍,翻出备了不知多久的礼物,和安吉拉一起到了她家里。
出乎法芮尔意料,安吉拉是一个人住,而且在晚餐时的交谈中她了解到,安吉拉的父母在她幼时就已经不在了。
晚饭后安吉拉非常自觉地拆了礼物,闪银的包装纸撕开扔在了一边,她打开了里边的纸盒子,惊呼着拿出了里面那件白色的毛衣。
“天哪真好看!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安吉拉扑过去给法芮尔来了个热情的拥抱。
“喜欢就好。”法芮尔接住了她,将她软软的身子拥在怀里。
这个拥抱没能持续太长时间,安吉拉退开的时候法芮尔还有些不舍,但也没说出来,懒洋洋地撑着下巴靠在沙发上。
她看着面前的女孩子真的像个孩子一样,迫不及待地把毛衣套上身,也没注意整理好就展开双手在法芮尔面前展示了起来,三两下蹦哒到了窗边。
“等等,别动。”法芮尔站起身来,走到她身侧,给她整理好了衣领和下摆,突然想起了什么,凑过去问她:“那我的礼物呢?”
“别动,这就给你带上。”安吉拉低头,牵起她的手,慢慢地在她的手腕上套上了一个手镯,上边刻着一双张开的翅膀。
两人挨得很近,安吉拉身上的铃兰花香和法芮尔身上的柑橘味混杂在一起,呼吸的都是对方的味道。
安吉拉抬头,看向窗外那株大树,上面好像隐隐约约挂着什么。“看看,那是什么?”
法芮尔顺着她视线看过去,似乎有什么东西挂在树梢上,叶片间还带着些小颗的红果子。
“看着像是槲寄生,真是奇怪,这树上怎么会有槲寄生。”
“如果是槲寄生,那我就要亲你了。”
法芮尔听到对方这么说着,惊讶地转头,看到对方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下一秒安吉拉的手就环上了自己脖颈,唇上传来温润的触感。
墙上的挂钟敲响了,开着的电视机里是人们的欢呼声,而她法芮尔现在只能感受到怀里的人,在她耳边小声地说着话。
“小法芮尔,你是我的了。”

法芮尔进浴室时,安吉拉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着“莉娜·奥克斯顿”。
“嘿齐格勒,槲寄生我可帮你挂好了,别谢我,我就是这么乐于助人。可是你得告诉我,挂在那做什么啊?”
“明天告诉你,你还是快点跑去陪艾米丽吧,晚了她要生气了。”
“好好好,那明天见!”






第一篇屁股文产出!
我是很想写原著向的,但是很难把握世界观,于是码了个现代校园paro,大家看着玩玩就好。
顺带一提,艾米丽指的是黑百合而不是原著里的那个红发女朋友,毕竟我是个寡猎。
以后有时间会试试产其他cp,主双飞/寡猎/R76/骨科。
大家新年快乐啊。
Hello, 2017。

评论 ( 9 )
热度 ( 40 )
  1. 法鹰家有个天使霸图队犬酥叽汪 转载了此文字

© 霸图队犬酥叽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