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图队犬酥叽汪

向死而生。



全职:双花/韩张/林方/喻黄/周江/伞修
守望:双飞/寡猎/骨科/R76/麦DJ/185组

小绝脑残粉/妈舞菜瑶心头好
梦中情奶多多郁总
战网ID苏疾妄#5756

全职相关cp洁癖超级严重,不写逆拆。
OW相关比较杂,看到质量好的就吃。

【全职高手】双鬼—花朝秋月夜—吴羽策生贺贺文

一个凌晨4点档的生贺

天刀paro  唐门轩x真武策

石阶上的积水沾湿了路人的衣摆,来人毫不在意,走进客栈里放下手里的碎银子。

“老板,闲着呢?”客人熟络地向客栈的老板打了个招呼。

“哪闲啊,刚走了一批,不过这会儿往后人应该不会多了。”李轩伸了个懒腰把账本收好,搁下了手里的毛笔。

李轩最近总觉着右手手腕似是环了什么东西,十分不自在。

但肉眼也看不着什么,找了略懂医术的挚友问了,也说并无什么问题。

“还能是我多想了?”李轩活动了一下手腕,两指敲着桌子等那人到。

果然,不过一刻钟,那人便提着衣摆从楼上下来了。

抿着唇,眼角带着倦意,依旧是那副冷清的模样,不管听闻了何事,面上表情都不惊不喜,让何人看都觉着难以接近。

马尾高束,上插着一枚雕刻精细的玉簪,真武弟子常着的澹云未雨,腰间坠着一枚玉佩,看着图样像是阴阳鱼。

背负两柄长剑,无需出鞘,李轩就能想象出他执剑打出一记和光同尘的样子。

衣袂飘飞,宛若神人。

李轩已经记不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有意无意地去关注那个人。

那个叫吴羽策的客人。

吴羽策晨起的时间从不确定,有时天未亮他房间就已空了,有时候却甚至懒懒散散睡到辰时才醒。

这起得早了,倒好说。可起得晚了,下楼就直接吃起了午膳,略过了早膳。因此不知浪费了多少次李轩亲手早起炖煮的粥。

他嗜甜怕辣,早晨一定要沐浴过才肯用早饭,之后一定要喝茶,却从不在意是什么茶。

他照常走向他常坐的位置,刚一坐下李轩便凑了上去。

“昨晚睡得可还好?”李轩托着腮看他,那神态眼神似能从吴羽策脸上看出花儿来。

“还好。”吴羽策应了一句,面上依旧是那副冷清模样。

偏偏今日吴羽策穿了一身白衣,领口衣角均绣了繁复错杂的花纹,衬得他那张脸愈加好看。

“为何这样看我?”吴羽策放下茶杯,转头看向一旁的李轩,正对上对方笑吟吟的脸。

李轩故作正经,将视线转向窗外:“没事没事,这不是在过节吗?”

“节?”吴羽策不解,顺着他视线往外看,街上的确多了不少小摊小贩和行人,就连女子衣着似乎都与往常不同。

李轩应他:“是啊,花朝节。”

“这些我倒是未曾留意过。”吴羽策低头继续饮茶。

李轩见他不知,反倒来了兴趣同他解释起来,这花朝节的由来啊,庆祝方式啊,如此种种。

“要不要出去走一走?”李轩见他表情已从开始的漠不关心转由在意,听到有趣之处甚至露出了笑意。

李轩心下觉着这是个好机会,盘算着今日吴羽策既然能闲到这个时间才出现,定是没什么安排,遂发出邀请。

果然吴羽策犹豫片刻后点了点头。“那便出去走走。”

李轩面上看着还挺冷静的,实则心里早已炸开了花,这一路上也不免多说了不少。

借着李轩停下来买点心的间隔,吴羽策张望了一圈四周,见不少男女都在手腕系了一截红线。

为何要系一红线?吴羽策心下思索着,却没问出口。

李轩拎着纸包回来,见他神色疑惑地看着身边一对情侣,为何疑惑,心中已猜出了个七八分。

“最近他们年轻伴侣都喜欢这样,图个好玩吧。”李轩打开纸包,递了块米糕给他。“快吃,新出炉的,还热着呢。”

“多谢。”吴羽策道了声谢,接过来放进嘴里细细咀嚼,手却不自觉地揉了揉左手腕。

待他们兜兜转转逛了许久来到开封城里时,已是巳时,李轩这一路上给吴羽策喂了不少点心,米糕、芝麻糕、绿豆糕、桂花糕都不带重复的。

本来午饭只吃了个半饱的吴羽策,这一下倒是彻底饱了,可他有些疑惑,也不说是对李轩的,只是觉得在这人身边待着,有些莫名的舒适安然。

错觉,大概是中了五毒弟子的那一刀,毒还未清。吴羽策想着,将嘴里的肉包子吞了下去。

他自小便因家里的原因没少被仇家寻麻烦,虽说后来和家里断了关系,养成了个多疑的性子,凡事别人留个心眼,他便要留两个。

可就是如此性子的他,此时对李轩却全无戒备之意,这让吴羽策自己都有点纳闷。

兴许是看李轩文文弱弱的样子,不像是仇家或是会找他麻烦的人?

正想着,嘴边又递来了块赤豆糕,无奈地张了嘴由着对方送进来,手指还得寸进尺地抹了下吴羽策嘴角。

吴羽策抬眼看去,对方正笑吟吟地摆手同他说:“抱歉抱歉,不小心的。”吴羽策没多说什么,转身继续走。

转身之后,身后的李轩收起了笑容,伸出舌尖舔了舔碰过对方嘴角的指尖。

还隔着挺远的距离就已嗅到浓郁花香,吴羽策巡着花香转头,视线越过屋顶,落在那株生的繁茂的花树上。

粉红的花朵开了一树,繁多到看不见绿叶,宛若天边的晚霞,美不胜收。

落英纷扬飘下,如春雨一般,有妙龄少女站在树下,看着落花,沐着春风,如临仙境。

李轩先前倒是曾听天香弟子提过雁荡幽谷中有一花海,繁花似锦,景色绮丽无双,还真没想到开封城里也能有这等景色。

看吴羽策目光呆滞的样子,双唇微张,眼睛里映着一片粉色,这样一看倒像是他眼里开了花儿。

两人走到树下,还能看到附近人砌的小溪旁,有人相携在此饮酒作对,放灯祈福。

李轩想着,就该带些酒菜来,借着这个机会,若是能把吴羽策灌醉了……

还是算了吧,他可不想被真武门人追着打。

两人还未欣赏多久,就远远地看到有一群天香弟子朝这边来,无不风姿绰约,亭亭玉立,姿态万千,各有所美。

都说天香所收女弟子都是一等一的美人,李轩原本还不怎么相信,现在看看,倒的确如此。

可再好看又如何,不及身边人千分之一。

李轩侧身看着吴羽策,对方正低头看着面前举着花篮向他贩卖自己花儿的小姑娘。

那为难的样子,似乎碍于男子身份又未带女伴,买了不太好,可看小姑娘可怜巴巴的样子,拒绝了也不太好。

正为难着,两人没注意,随着那群天香女子的人流就朝他两来了。

两人被冲散了,待人群过了许久,也没能找到对方。

吴羽策对这里还真算不上太熟悉,远远地看到又有人群朝这边来了,无奈之下,只好往来时经过的巷子里走。

他试图照着原路返回,想着李轩若是找不到自己,大概也会先回去,可兜兜转转走了好几圈,又绕会方才两人买米糕的地方了。

日已西斜,天边已布了晚霞,衬得那株花树格外好看。

吴羽策思索了一下方才走的路到底是哪儿走错了,踌躇之下又转进一处小巷子里。

还没走几步,就闻到空气里有些让他觉得不自在的味道,再然后,一双手就已搭在他腰侧了。

吴羽策平日里便最忌讳不熟的人随意触碰,运起真武内功反手就是一掌,后退拉开距离,抽剑提手打出一道离渊。

对方也绝非等闲之辈,迅速举手格挡,这一掌虽然打在臂甲之上,但气劲将身后之人生生震出了一段距离。

才刚停下,吴羽策打出离渊就已到眼前,对方侧身躲过。

吴羽策正欲接招,斜刺里突然窜出一人影,挡在他身前,猛地抖开手里折扇,展臂甩出。

黑衣人一个后跳,踩着旁侧的杂乱箱子踏上墙头才躲了这一招,兜帽也不巧被气浪掀开了。

“吴羽策你至于吗!我就逗你玩玩,你们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对方将黑色斗篷一甩,身上看着像是丐帮弟子穿着,揉着手臂冲吴羽策大喊。

“方锐你无不无聊?谁知道是你?”

吴羽策收剑,瞥了眼墙头上闷闷不乐的老友,没打算多说什么,倒是身前这人……

李轩将折扇收了回来,合起拿在手里把玩,见他俩认识,立刻敛了方才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冲吴羽策露出个明媚的笑来。

“既然你们认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阿策,我在前边的花树下等你。”

李轩说完就往前走去,手里拿着折扇轻轻摇着,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周身气质却与之前吴羽策所认识的那个客栈小老板完全不一样了。

真没想到这人平时散漫成那样,竟然是唐门弟子,看方才那一招,武功怕是不低。

吴羽策并没有要叙旧的意思,甩下方锐就要跟着李轩走。

“诶别介啊,咱那么多年的交情,我初来乍到,你就舍得这样扔我在开封城里?”

方锐凑了上来搭着他肩膀,刚刚的怒火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浇灭了,此时还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舍得,你就拿一小破碗,找个地方一坐就行了。”

吴羽策拿开肩上的爪子,自顾自地往前走。

“诶诶别这样啊,我和你说我近来可和老林学了怎么帮人算卦,要不我免费帮你算一卦,看你眼中含春,我帮你算一卦姻缘?”

吴羽策脚步一顿,回头皱眉看他。“你从何处看出我眼中含春了?”

“看到了就是看到了,俗话说得好,千里姻缘一线牵,我刚刚看不少男男女女都在手腕绑了红线,你也赶紧吧。”

方锐用手肘撞他肩膀,冲李轩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就你毛病多。”吴羽策甩了把碎银子给方锐,对方两手齐用,将银子全抓手心里了,倒是一颗没掉。

“谢了啊。”接了银子捡起斗篷往身上一套,几个闪身,方锐就已不见了。

看了眼花树下盘膝坐着,甩着手里扇子百无聊赖地打量周边人的李轩,吴羽策快步走过去,无意间低了低头,看到袖子下手腕上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撩开护腕一角,一截红线系在他手腕上,一端虚虚地飘在空中,在向远处衍生。

千里姻缘一线牵。

吴羽策猛然想起方锐的话。

鬼使神差地,他盯着手腕上的红线,一步一步地朝着指引的方向走去,全然忘了四周的喧闹嘈杂。

走过短桥,绕过花树,经过放花灯水灯的少男少女身侧,吴羽策看到飘在空中的那截红线,同另一半红线相连了。

木然地抬起头,视线上移,看到的是李轩笑意盈盈的面容。

两人视线交汇,吴羽策看到李轩的眼里,似乎融着三月春意。







一个意义并不算太明确的双鬼,阿策生快啊!

评论 ( 4 )
热度 ( 64 )

© 霸图队犬酥叽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