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妄_反派死于话多。

随缘文手/霸图脑残粉/打游戏永远比写文重要/填坑是什么我不知道

脏资丧傻喵子了解一下?

我爹。

高三某天下晚修,我爸开着小电驴接我,看到前方公交车上LED广告牌放着类似“割双眼皮特价5999”的广告。
我爸:“你以后千万别去整容啊。”
其实并非看不起整容,只是怕副作用。
我:“五千多?算了算了,那可是一千多块牛排啊。”
我爸:“我一点都不好奇你是怎么长到150斤的。”

两分钟后经过夜市。
我爸:“吃不吃串啊?”
我:“别吧,昨天刚吃。”
我爸:“绿豆汤或者豆腐花要不要来一碗?”
我:“算了算了。”
我爸:“那螺蛳粉……”
我:“你说我怎么长到150斤的。”

某日万达溜达,上电梯时遇到两个小姐姐在自拍。
我爸:“你好像不怎么喜欢玩这种?”
我:“那是女孩子玩的,我不是。”
我爸:“好嘞儿砸,晚上吃啥?”

一家三口逛街,作为直男从不喜欢逛街买衣服,都是淘宝搞定。
所以要陪我妈出去溜达时,我爹都是一出门就先给我一百块,俩大的逛着买着,我在后头看到啥想吃的就吃着。
一百五十斤的由来。

假期日常。
我爸:“醒了?”
我:“嗯。”
我爸:“吃点啥?”
我:“不知道。”
我爸:“投色子吧,单数螺蛳粉,双数干捞螺蛳粉。”
我:“???”
据说我爹当初就是因为螺蛳粉留在柳州的。

现在的一般男性可能对女性来例假这件事会有不同反应和一定程度上的误解。
比如我爸,他觉得我来例假如果碰冷水可能会死。
我爸:“你不要拿冷水洗手!”
我:“洗个手而已嘛。”
我爸:“晚上洗热水澡啊。”
我:“溜了溜了,今天36度我洗热水澡?”
其实蛮可爱的。

和男性老铁聊着天出校门被我爸看到。
我爸:“那谁啊?”
我:“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我爸:“一起打游戏的?”
我:“你为什么如此熟练?”

我妈不给我去KTV、网吧、酒吧等各种地方。
我爹:“其实要是环境好的消费正常的,可以去一去。”
他一直觉得我去哪玩儿都行,只要别把自己玩死。
我:“???”

丽江治安不太好,他怕我晚上出去嗨遇上危险,偶尔晚上给我发15+的红包让我定外卖,以此把狗子圈在宿舍。
狗子才懒得出去耍,是游戏不好玩吗?还是女朋友不可爱?

一个月生活费1k上下,完全够用。
他要想吃点啥喝点啥买点啥,就休息日去找同事打牌打麻将,一晚上能赢个七八百,还不忘给我点“分红”。

我爹,一个拿油条打火锅的男人。

因为工作原因全国各地四处跑,我九月就要20了的人,但他累计陪我的时间不超过两年。

但从我记事起,每天往家里打一个电话,从未间断。

反正他哪都挺好的,除了偷吃我麻薯的时候。

评论 ( 26 )
热度 ( 63 )

© 疾妄_反派死于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