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妄_反派死于话多。

随缘文手/霸图脑残粉/打游戏永远比写文重要/填坑是什么我不知道

脏资丧傻喵子了解一下?

【2018李轩生贺/双鬼】14H-双鬼同人-后来

轩哥属于阿策/阿策属于轩哥/ooc属于我/轩哥生贺/退役向/自设有/现实游戏现实战队有提及/电竞狗子日常自嗨

“FLD队内源氏血量不多,安娜被IG队内麦克雷闪光六连带走,IG一波集火做得非常到位。”

“源氏断奶了被迫交E强行续点,目前技能全交处境非常危险,后排返场被IG隔断没有能及时跟上,最终被带走。”

“FLD战队无人进点,加时时间过。”

“恭喜IG战队以最终比分3:2获得本场比赛胜利,赢得本届owps冠军!”

解说台与观众席间的灯光暗下,灯光瞬间集中到舞台右侧IG战队处,全场目光也顺着灯光落在舞台中央的冠军队伍六人身上。

李轩将耳机放下,控场解说的同事已经和主持人就位了,至此就没他这个解说什么事了,待会和主办打个招呼和IG那边负责人打个招呼祝贺一下就能走了。

“晚上吃点什么呢?”李轩嘴里念叨着,手上在整理胡乱记了笔记的一摞A4纸,感觉还有那么点新闻联播的意思,回身时刚巧看到观众席第一排的吴羽策。

老搭档在人群中扎眼得有些过分,藏青色西装套装与白衬衣,倒没有多正经地打上领带,随意地开着的第一颗扣子。

起立为IG战队鼓掌时脊背挺直,笔记本夹在手腕与腰间,就连手臂也保持着一个极其精神的弧度。

吴羽策目光柔和,看了半晌,嘴角还是不经意间微微垂了下来,连带着目光也暗淡了不少,李轩顺着他视线看去,看到颁奖台上被灯光照耀得熠熠生辉的冠军奖杯,隐约可以看到IG战队队员里的泪花与托举着奖杯底座微微颤抖的双手。

他突然想起,六年职业生涯,他们终究是没能获得一个冠军奖杯。

到最后一年时,全队上下舍弃了很多东西,拼尽全力,才不过打下了一个季军。

退役后李轩很快转型开始和潘林李艺博抢饭碗,几经波折转到守望先锋相关做解说,吴羽策也就跟着一道过来做自由撰稿人。

两人在S市买了房,背地里捯饬着一家外设网店,生意不错,顺带养了一只流浪的肥猫,又慢悠悠地在生活和游戏间过了三年。

李轩就在位置上这么一愣神,会场内灯光再度亮起,已找不到吴羽策身影了。

比赛结束,接下来就是获奖感言和采访环节,也没解说什么事情了,李轩和工作人员简单打了个招呼,裹上外套往场外走。

走出会场侧门,不出所料,吴羽策果真在这。右手两指间夹着一支细长香烟,右手举着他习惯带着的那本笔记本,大概是在看刚才比赛期间记下的重点。

李轩上前,从他手里拿过那支烟捻灭了,轻声道:“走吧。”

打开房门,家里的那只橘猫照常在鞋柜上端坐着,见他俩回来,又跳到地面上慢悠悠地走了,动作轻盈流畅压根不像一只16斤的橘猫。

拿冰箱里的东西随便炒炒放上芝士扔烤箱里做了个焗饭,两人抱着可乐和晚饭在电脑前复盘今天的比赛。

“荣耀”已经很久不打了,两人也并非守望先锋职业选手,但解说和撰稿需要的职业思路还是需要继续保持的,如今owps总决赛视频放出,用来直播复盘最适合不过了。

直播间,打开。视频,放起来。

吃饭,复盘。

看到直播提醒进直播间的水友是懵逼的,李轩居然直播开摄像头了,居然还带着吴羽策,居然还在吃饭,吃得好像还挺好吃的,我关注的怕不是一个吃播。

按下空格,返回十秒之前再度播放,如此重复三次,李轩咬着吸管一个劲地称赞。

李轩:“这一段IG的策应做得真的不错,MMDD这手回防也即时护住fiveK,保证己方在先掉两人的情况下没有再度减员,最难得的是在点内混战的同时还补死了对面副T。”

吴羽策:“协同做得挺好的,看来是没少练这套阵容,不得不说fiveK和JUE的双重续点做得极其优秀,JUE的即时弹道英雄水平应该是能算得进国服三大C了。”

李轩:“国服三大C到底是谁和谁?”

吴羽策:“国服三大C是一个组织,就和B站三怂一样。”

两人语气轻快骚话不断,这个抬一手那个夸一下,也没冷落哪支队伍,水友有问题在弹幕问出两人也会解答,直播间里一片和谐。

直播在三小时后结束,匆匆下播后,两人窝在床上,就着一点月光低声交谈。

李轩:“阿策。”

吴羽策:“怎么了?”

李轩并没有应他,只是轻轻抚摸他后颈处,动作轻柔重复了无数次,像在安抚。

吴羽策想起白天在owps赛场的时候,自己可能无意识间流露出了的一些东西,心思细如李轩也许多少察觉了一些。

吴羽策:“别放心上。”

李轩:“心上有你,暂时还放不下别的东西。”

第二日早晨,两人被家里橘猫闹醒了,李轩磨磨蹭蹭地爬出被子,在猫咪一阵接一阵的催促声里给它倒了半碗猫粮,又光着脚跳回床上,两手环起吴羽策的腰,将脑袋埋在恋人肩背处,轻轻地啃咬。

“李轩你牙痒了吗?”

吴羽策拿开他愈走愈下的一双手,说话时声音轻细带着一股浓重的倦意,甚至还有一点昨夜情事之后的沙哑。

李轩应他:“嗯,磨牙呢。”

吴羽策没再说话,整个人陷在床垫被子与李轩之间。

李轩:“阿策。”

吴羽策半晌后才懒洋洋地回他:“怎么了?”

李轩:“我们要不报名去打OWTG新的双人赛吧,暴雪那边已经在准备了,近几天公布,估计也是在S市搞。”

吴羽策:“为什么突然想起要参加挑战赛?那一场按道理解说也有可能找你吧。”

李轩:“公司签约解说那么多,还是能找到其他人的。”

吴羽策:“还是说,你想在OWTG拿个冠军?”

李轩:“嗯,意识满分。”

半晌,吴羽策只回了一个字。

“好。”

橘猫在窗帘间的一道阳光下打盹,听到动静又慢悠悠地坐了起来,盯着两只两脚兽搂搂抱抱看了一会儿,想了会儿觉得还是猫粮有意思。

两人随便套了件短袖准备出门,吴羽策蹲了下来,将肥猫埋在猫粮里的脑袋捧了出来,看那只猫猫一脸茫然地嚼着猫粮看他。

OWTG联赛已经正式开始,参赛选手大多是退役职业选手、职业主播或是受邀而来的天梯路人王。

李轩和吴羽策的出现着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开赛当天两人状态极佳,配合也如曾经一般天衣无缝,虽然也拿出一手双奶互保搞事情丢了一小分,但依旧顺利晋级前八组。

吴羽策:“乖乖在家,我们去打个冠军奖杯回来给你做新的猫粮碗。”

橘猫仰着头咀嚼了一阵,又转头把脑袋埋进猫粮里了。

等身后脚步声渐远,最后以一声关门声结尾,它才慢悠悠地转过身来,盯着书桌上相框里的两张账号卡出神。







账号卡大概不会是逢山和鬼刻的,“荣耀”的机制真的很让人绝望,辛辛苦苦几年职业,可能最后退役了连账号卡都带不走。

其实双奶互保蛮有意思的,打ow随机如果和路人队友随到两个天使,那基本就是杀不掉的。

评论 ( 5 )
热度 ( 54 )

© 疾妄_反派死于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