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妄_反派死于话多。

随缘文手/霸图脑残粉/打游戏永远比写文重要/填坑是什么我不知道

脏资丧傻喵子了解一下?

【全职高手】百花中心-向死而生-壹

百花中心向/无cp/ooc有/后期人物死亡有/末世paro/练手来的

    深渊下藏着很多东西。
    悲伤、仇恨,疾病、伤痛、战争、饥饿、死亡与末日,这些东西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排列构成了一种奇妙的上下层关系,想见到最后一位,那一定是要以各种方式见过前几位的。
    但其实并没什么人想见他们,可总有人会失足落下深渊,被荆棘划出一道接一道的伤痕,在血液缓慢流逝的过程中受尽折磨,又在折磨中丢失人性,被这一切所侵蚀,直至遇见那端居高位的死亡与末日。
    但如若有人有幸活了下来,在血液流干之前顺着峭壁爬到悬崖边上。抬头是虚无,低头是深渊,被一路上附着着岩壁生长的荆棘割破了手掌,从那道裂口里渗出一点鲜红来,对你而言至关重要的液体淌在石缝间也不过是给它染了点鲜艳的红色。
    到那时,即使是能见着长在悬崖边上的一株枯黄的野草,也能让人庆幸活着是多么美好。
   
    “第一小时。伤口出血量正常,周边出现局部僵麻情况。手指略微浮肿,血管突出且略微发青,无明显痛感。”
    孙哲平将面前已经摔得肢体残缺的丧尸翻了个身,这点高度对人体来说并不足以造成多大的伤害,但这只丧尸身上的裂口在翻滚的途中进一步扯开,这才淌了一地令人作呕的污血。
    丧尸的动作由侧躺的姿势转为平躺,那双空洞的双眼朝向同样空洞无他的天空。孙哲平在这具尸体的各个口袋里翻找了一通,除了一只打火机外并没有什么收获,不过这只丧尸的左侧肋骨触碰起来有些异样的突出,大概是从山坡上滚下时撞到什么地方肋骨骨折了。
    “往后会以每六小时作为一个周期,对具体情况进行记录。”
    在关掉录音机后,孙哲平也站定,在那只已经死去的丧尸边上停下来看着,左右权衡着利弊,思考后果。
    周边倏地静了,远远地可以听到一些响动,声音由远至近,像是有人在慢速且小心地靠近,踩上落叶时发出的那点声响轻且稳。
    孙哲平听了一阵,把录音机连同打火机随手收进包里夹层,弯腰捡起地上那张头巾,甩去枯叶,潦草地往上臂上扎,转身又看了眼地上那具早死了不知多少日子的尸体,盯着它带血的牙周,而后轻哼一声,边握住背包背带往背上扬,边伸出一只手撩开挡在眼前的茂密枝叶。
    枝叶之后,是张佳乐那张表情跟见了鬼一样的脸。
    张佳乐抬头看了眼两人边上至少两百米长的山坡,又低头看了眼地上躺倒的丧尸,还是一脸地难以置信。
    这团恶心的东西在半小时前刚袭击了他们,两人正是任务返途,之前就曾因为遭遇尸潮丢失了代步工具以及大部分物资,身上所剩的东西极少,如若再遇到一次尸潮,这点东西可能都不够保命的。
    吃了一路野果子特地绕远路去避开可能遇到丧尸的地界,总之一切按怂了走。偏偏在距离安全区不到几千米的地方遇着了这么一只散兵,反击时被一人一丧尸失足从山坡上滚下。好在两人身上所携带的定位系统没坏,张佳乐一路寻着信号找了过来,结果见着了个看起来毫发无损的孙哲平。
    但也算不上离奇,顶多说是这人幸运,顺着山坡上雨后的软泥一路翻滚下来,兴许还有那倒霉催的丧尸当了垫背,没受什么伤。
    张佳乐:“你是真的孙哲平假的孙哲平?”
    孙哲平:“我是你爷爷孙哲平。”
    “那是真的孙哲平了。”张佳乐点了点头,转身带着身后这人顺着来路往回走。
    傍晚,安全区内。
    夕阳渐渐往地平线靠近,将万物的影子扯得极长极窄,在彻底将天空交给月亮之前掠过天边点薄云将一点暖色的余晖投下,余晖落在刚萌出一点芽尖儿的植物上,透过栅栏将光斑落在翻起的土地上。
    那点点暖色虽少,但也足以在末世中晕染出一片安宁祥和的景象来。余晖过后将是黑暗,而黑暗之中所能滋生的不比深渊里的少。
    两个星期前,负责安全区供电的电厂突然停止了供电,白天里的生活尚且算得上正常,可到了夜里,一切都归于黑暗之后就不太一样了。
    无所事事的时候人类就是习惯胡思乱想,而这胡思乱想的过程中所能想到的东西多半不是什么好东西。早些日子还能使用一些储备来用以紧急情况的蓄电池,但这些蓄电池大多需要用来保证实验室和储藏室的供电,保护里面保存着的大量实验样本和研究数据。
    在仅剩的蓄电池都用以维持保护样本之后,安全区里的幸存者们被迫用起了久未使用的蜡烛与油灯。
    在这个科技曾经高度发达的时代,这些东西本早该被淘汰,此时却不得不再度拿出来使用,无奈又可悲。
    可等到连蜡烛这类东西都没有了的时候,本就已滋生的一些情绪开始逐渐发酵,并产生了更为严重的东西。刚开始只是一些简单的牢骚,在他们感觉管理员没有任何行动之后,便十分直截了当地转化为愤怒。
    一场暴动在管理者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爆发,而主要管理者孙哲平与张佳乐在区外出任务,区内仅有两位年纪算不上大的管理员邹远和唐昊在,且两位主要负责的还是研究相关,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暴乱,两人除了安抚之外束手无策。
    “麻烦各位安静一下。”邹远站在小高台上,在一片喧闹中环视四周俯视人群,那一张张熟悉的脸上透露着一股子的不耐烦与愤怒,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有些扭曲。
    “邹管理员,问题出现那么久了,总该有些解决的办法吧。”人群中一人仰头说道,语气里全是怒气与敌意。
    邹远焦急地皱起眉,安抚道:“大家所提出的问题已经在解决了,但还需要另外两位管理员任务回来才能做出决定,还请各位再耐心等待一下好吗?”
    那人并不领情,摆出一股咄咄逼人的架势继续质问:“那两位出去有些日子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如果死在外边了那我们是不是一辈子就得靠太阳活了?”
    话音刚落,边上一人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引来了不少人的瞩目。
    “唐昊!”邹远小声提醒他。
    唐昊没管邹远的提醒,转向那人:“想造反啊?想造反就别在安全区呆,出去和丧尸比比是它牙口好还是你脸皮厚。”
    “你……”
    唐昊没给对方回嘴的机会,紧接着说道:“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是谁救的你们,诅咒管理员,真是厉害。”
    方才还略微有些嘈杂的人群中顿时少了不少烦闷的议论声,不少人在唐昊出声后选择了闭嘴。诚然,是这群人救了他们,并建立且组织起了安全区里的一切,不但给了他们命还给了他们生活,这是不争的事实,没人能够反驳。
    片刻之后,人群开始散去。比起死,他们宁愿忍受黑暗。
    “这是开篝火晚会迎接我们呢?”张佳乐靠在安全区门边眯着眼往里看,脚边一刻与身体分了家的丧尸头颅不断张合着那张腐烂的嘴,被他一脚踹出去几米。
    张佳乐看了一会,又说:“不对啊,人没等着怎么就散了?”
    两人都明白这期间会发生什么,人性是最难控制的变量,从一开始清楚这片区域里的丧尸数量并开始清理丧尸开拓安全区时,他们就曾设想过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一系列问题,也设想过解决方式,但偏偏事情出现时他们俩人不在。
    再看看邹远和唐昊,一个还是那么小心稳重,一个还是那么冲。
    孙哲平看了一眼身边这人,明明累得半死但仍旧闭不上嘴,开了门摇摇头往管理员所住的那片区域走去。
    “你孙爷爷一身丧尸血,洗澡去了。”
    “一起呗,节省水资源。”
    “边儿去。”
   
    半小时后已是深夜,安全区里唯一亮着灯的实验室内,张佳乐刚洗掉一身的泥泞,套了条大短裤裸着上身把浴巾搭在肩上就出来了,还总感觉头发里不怎么干净,瞅了眼孙哲平的板寸思考自个要不也剪一个。
    孙哲平正站在邹远唐昊两人身后,脖颈上没擦净的水珠攒够了顺着脊椎往下滚,落进背心里没了。张佳乐视线往下,看见孙哲平带了个不知道哪儿翻出来的刺青袖套,抱胸时的右手虚搭着,双龙纹身绕着结实的肌肉,看着还挺帅的。
    “怎么样?”张佳乐靠上去,盯着电脑屏幕看了一会。
    孙哲平与张佳乐原先的任务是往K市以北的一片已标记区域方向走,那片地区曾在几月前检测到大量丧尸活动,但由于山林大火,这些活动迹象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两人打算去边缘地区勘测,争取获得有用数据或样本。
    两人到达后,发现现场和雷电引起的山林火灾没什么两样,在取了样本之后返回。电厂停止运作的第二天,邹远就已经将信息传递过去,孙哲平与张佳乐又调转方向往电厂去,电厂同样检测到丧尸活动,两人物资不足,不好贸然接近,只能在周边巡视并安插了一些辅助监控装置,之后返回安全区。
    “K市领导人怕不是缺心眼,电厂修在郊外,以前没什么事,现在出了问题维修相关的工作要操作起来可就难为我们了,又不可能把安全区迁过去。”唐昊已经困得说话都不怎么精神了,两手撑在桌上,屏幕的光打在脸侧看着更为疲惫。
    张佳乐:“问题出在哪?邹远都把电厂系统更细好几次了,已经形成了自动作业,按理说不该有故障出现。”
    邹远把一张绘制了安全区以及周边环境地形的地图提取出来,电厂周边有不少红色标识,尤其是西北方向。
    邹远:“有丧尸活动迹象,并且配合你们所安插的监控设施来看,像是被丧尸破坏的。基础故障我已经进行修复了,但厂内的自我保护系统可能还需要手动重启。”
    唐昊:“啧,麻烦。”
    张佳乐一脚踢在唐昊屁股上:“你快去睡觉,我们安全区不缺国宝。还有你邹远,你也去。”
    邹远被张佳乐一把从椅子上拽起来往卧室方向推,邹远的精神自然也没好到哪去,再不去睡会儿,安全区内将会出现两只国宝。
    等两人道了声晚安后进了房,门缝里透出的光忽地暗了,张佳乐转向孙哲平,说:“丧尸群中,已经衍生出有意识去摧毁主要设施的高智商物种了?”
    孙哲平:“不好说,但单就目前情况看来,不排除这种可能。”
    张佳乐:“要真是就麻烦了。可怜你乐哥刚回来又得出去,饭都没能吃一口。”
    研究室里静了会儿,随着电脑生硬的合成女声响起,从安全区到达重启系统位置的最佳路线已经生成,且计算了往返所需物资的数量并已经开始调配。
    虽说大小蓄电池都已集中到实验室给主要设备进行集中供电,但依旧需要节约。两人关了灯,在实验室中边留意监控边处理数据。
    这次任务所遇到的尸潮太过突然,本身尸潮出现的原因也值得思考及探究,但现在两大问题摆在面前,他们暂时无暇顾及其他。
    固体材料在返回途中全部丢失,储藏数据的设备丢了大半,所能带回来的数据已经全部录入,将由系统进行统一处理,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可能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两人就着冷水咽压缩饼干,在这个季节里,喝个冷水都能感觉水流顺着肠道一路往下的轨迹,张佳乐感觉还挺有意思,想想又觉得自己幼稚。






练手,UU体写惯了写正经东西总是写不好。

评论 ( 1 )
热度 ( 32 )

© 疾妄_反派死于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