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妄_反派死于话多。

随缘文手/霸图脑残粉/打游戏永远比写文重要/填坑是什么我不知道

脏资丧傻喵子了解一下?

【全职高手】林杰中心-狗年大吉之谁家老腊肉没点黑历史?

退役向/林杰中心/欢乐向/依旧是急促短打不知道自己写的啥/还是想致敬一下ow圈元老级别的退役选手们/ILLYB!

从B市到H市,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坐飞机就隔着1小时25分钟,坐高铁就隔着5小时40分钟。

但目前,林杰离H市的距离为0小时0分钟,离那群老队友老对手的距离为25分钟。

他是真不清楚这个时间魏琛怎么就想起找他们聚餐,他也不怎么清楚自己怎么就打开app买了票从B市过来了。

过年期间,票价出了奇的便宜,飞机上也空得有些吓人。

退役已经有几年了,早些年还在微草带训练营的小崽子,但教练的工作并不比当职业选手要轻松到哪去,带着训练营队打了两轮次级联赛之后,到近几年也算是身体挨不住了,才彻底退休,靠着自己开的一手路子开始倒弄外设。

网店生意尚可,偶尔接些小比赛的解说工作,要有邀请就写些技术性的分析稿。

年前从宠物店领养了一只黑白的小田园猫,每天中午起凌晨睡,也算悠闲,重要的是居然没有秃头。

但是,这就像是每个人都会有的通病,闲下来了,倒是开始想忙了。

林杰在H市的冷风里等着滴滴司机,抬头看着嘴里呵出的雾气在风里化了,太阳已经往地平线斜了,看不出B市与H市的天有什么差别,倒是空气里带着一股子水汽,感觉皮肤润了不少,手腕隐隐地也有些疼了。

车停到了面前,司机正打算下车给他开后备箱放行李,却看到林杰只带了个电脑包与一身清冷。

车门隔绝了寒气,在闷但也暖的热气里,林杰心里多少开始有些期待半小时之后的相聚。

到目的地还需要快半个小时,林杰打开笔记本电脑,继续进行上飞机前和茶小夏的谈话。

“请问前辈现在回想起来,对曾经那些老朋友印象最为深刻的事情是什么?”茶小夏的最后一问就是这个。

林杰放置在键盘上的手顿了一顿,半晌没有按下一个键。

如果不刻意地去想,他甚至已经有些记不清一些不怎的熟的前职业选手的名字了。

可这些人对他来说,就算此时提及刻意去想了,也只记得一些很模糊的东西,顶多想起个账号卡名字,再多的就没有了。

在职业选手的大群里草草搜了一转,有些人空间的上一条动态已是三年前。

果然,人生这条路,走着走着再回头,就感觉丢了不少东西。

林杰关了窗口,再点开茶小夏的对话框时,他提了不少名字。林杰很庆幸,至少这些人他还是记得清楚的。

“魏琛,他这个人打以前起就很随意,除了比赛一身队服,其他时间只要不冻着他那两条老寒腿,都是T恤大短裤。”

“那会儿有次线下比赛,选手先进场弄设备,工作人员在试音响,音乐开得很大,我躲在隔音室里。之后看到魏琛满场蹦着找能抽烟的地方,跑来问我,两人就隔着两层玻璃比划。”

“他两指放嘴边比划了会儿,估计是个拿烟的动作,之后右手半握拳大拇指往下按模拟用打火机的动作。那时候没看懂,以为他在说谁骚话说得厉害。”

“但想想我们微草都是踏实人,以为他说自己,于是一个劲地点头。赛后聊天,魏琛笑得跟冒蓝火的加特林一样。”

想起这件事的林杰,在电脑前笑得和冒蓝火的加特林一样。

前两天魏琛还在他们退役职业选手的群里唱歌发语音,大喊“对对对对对,我是娇妹!”

邓复升与方士谦退役后都留在B市,三人五天一小聚,十天一大聚,聚会地点每次都不一样,三人励志吃完全B市的麻辣小龙虾。

一次方士谦喝得有些微微醉,刚开始还挺清醒的,但开车肯定是不行的,方士谦拽着他帽衫把他带回家里。

这家伙一进到室内就开始嗷了,抱着林杰家的沙发坐垫一个劲地哭,问林杰当初是不是因为方士谦突然长胖气退役了。

林杰有些哭笑不得,问他为什么这么觉得。

方士谦:“王杰希,比我轻十斤,就说我胖。嗝,你是不是也嫌弃我胖?”

林杰:“你比他高,重点不是很正常?而且我记得杰希就说过一次吧,其实你这个体重很正常啊。”

方士谦:“真的?”

林杰:“真的。”

然后方士谦就掏出手机给王杰希发语音,深夜十一点多快零点了,冲着手机大喊:“王杰希!我不胖!林队都说我不胖了!我就是不胖!”

林杰思考了会儿,觉得拍个视频等他醒了给他看看效果估计很有意思,但既然有语音了,最精彩的部分也过去了,也没什么必要了。

按名字顺序逐一回答之后,茶小夏笑得也和冒蓝火的加特林一样,满屏幕的“哈哈哈哈哈哈”。

这么一闹腾,心情倒是好了不少,多少从先前沉闷的气氛里跳出来了一些。

林杰一个人时向来是没什么表情的,和朋友一起会稍柔和一点,但独自行动时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如今独自坐在车后座也是这么一副表情,又接连想起曾经的事情来,难得地自顾自地笑了笑。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身后的乘客一样,突然开口:“没事笑一笑还是有好处的,是来看朋友的?”

林杰:“对,师傅你怎么知道的?”

司机师傅:“走亲戚怎么着不得住一阵子?你这啥行李都没带,不是跑工作的就是看朋友的呗。”

林杰:“倒真让您说中了。”

司机师傅:“我看你要去的地方还是闹市区,这是直接赴宴呢?看来关系不错啊,几年的朋友了?”

林杰:“最久的,有十年了。”

司机师傅:“诶呦,那可是老关系了,难得难得,可真得多走动走动。”

林杰笑道:“这不就来了吗?”

下了车,好不容易攒起来些许的暖气又散了。林杰把外套裹紧了,庆幸自己放弃作为年轻人的自觉穿了保暖内衣,身上挺暖和,倒是脚脖子冻得很。

魏琛提及的餐馆就在这条街的另一头,林杰踩着黄昏投下的光往目的地走,脚步轻快,像是要去春游的幼儿园小朋友。

口袋里的手机一个劲地震动,张佳乐说和孙哲平尝试骑小单车感受运动生活,被导航带着走错路了,正在往正确的路上走。

先到的魏琛和吴雪峰已经在他们新扯的讨论组里闹腾了,说再没人到就点一桌子肉吃完了,给后来的留一堆蚂蚱蚕蛹小蝎子。

林杰刚想问H市不是没多少这东西吗,就想起好歹还有俩在K市呆了好几年的,怕不是真带着有。

考虑了会儿,林杰决定走快些。赶在太阳落到山后之前走到了店门口,还没进门就看到魏琛叼着支没点的烟,与吴雪峰在玻璃水池前挑鱼,还能依稀听到他俩的对话。

魏琛:“他们吃不吃辣的?”

吴雪峰:“不知道。”

魏琛:“那怎么办?到底做辣的还是不辣的?”

吴雪峰:“那就弄一条辣的一条不辣的?”

魏琛:“得嘞!”

像是曾经各队长受邀参加电竞嘉年华的时候,夜晚小聚,在大排档前头挑鱼,其实没了标识连水里游的是什么都分不清,一律要求爆炒或是油炸。

喝不了酒的一群人可乐成件买,空了的易拉罐摞起来怕是得有几人高,各队正副队长在冷风里裹着队服撸串,抽烟的一律坐在下风向,还非得把人家竹签都折了防止“回收利用”。

聊着的东西五句不离游戏三句不离荣耀,装键盘鼠标的包全给放在旁边的另一张桌子上,笑称那是一桌子的人民币。

交流外设时提到的价钱引来老板看土豪一样的眼光,其实当初刚开始接触职业联盟的这群人都没什么钱,明明自个穿的都还是完全没有版型和设计可言的淘宝几十块包邮的东西,但在外设上花起钱来丝毫不含糊。

头顶上的灯牌忽地亮了,林杰还未开口就先笑了,魏琛与吴雪峰同时转头,看到逆着光的林杰,还是如当初一样,举手投足都像个读书人。

“好久不见。”




算是日常吹退役老选手吧,那个你又胖了的梗先前写过,大概记得是影驰嘉年华的时候的事了吧。
最后哔哔一句,书架空了一格出来,希望在大学毕业前摆满我参的本,所以有合志不嫌弃的话我基本都能接,所涉及的cp我吃,有样就行。
安详。

评论 ( 1 )
热度 ( 100 )

© 疾妄_反派死于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