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妄_反派死于话多。

随缘文手/霸图脑残粉/打游戏永远比写文重要/填坑是什么我不知道

脏资丧傻喵子了解一下?

【荣耀兵器谱之分册/游离】守望先锋paro-游离

步枪游离拟人/守望先锋paro/匆匆忙忙写的没有文笔可言/私设有/ooc有

刺耳的警报炸响,营地里的灯本就没暗下几盏,此时又一次开了个大亮,探照灯第一时间打向远处。

硝烟弥漫着的平原上,空投仓划破夜色,在距离地面数十米的高空炸开,裹着浓重的厌恶坠落。

智械机器落地,或两足或四足的智械调整姿势,在准备好一切后启动战斗系统的瞬间,枪管旋转上弹,头部闪烁着的红光锁定了此处。

“该死!士兵们!准备战斗!”中队长冲着空地上的一众士兵大喊。

“是!”

不远处平原上肆无忌惮地行走着的智械大军,亮着,碾过地上的残骸与机械碎片,冷风中带着令常人毛骨悚然的机械活动声靠近。

十字军战士们穿起鹰头铠甲,手里举着重锤与护盾,率先踏上战场。他们需要保护身后的伤患,以及不远处的城市。

“嘿兄弟,保护好你的屁股,出事了我可不会救你。”小伙子端起脉冲步枪冲他的亚裔朋友喊到,语气听着轻松实则不然。他将弹夹背在肩上,绷带下渗出一点血红,他来不及去管,催促身边的护士赶快带着伤者进入掩体。

“留心你自己吧,克里斯蒂。”游离将头盔与背包塞到对方怀里,自己先行走向了队伍。

中队长站在高处,审视着手里这仅剩的一批弟兄。他的这群兄弟将奔赴第一战场,消灭智械,如果战线崩溃,他们余下的几人将在这里带着智械一起灰飞烟灭。

半晌,中队长只能叹了口气硬起嗓子吼道:“都他妈给我活着回来!”

远处,十字军部队已经就位,蓝色护盾在夜色中闪烁的浅色光如同壁垒般让人心安,游离就在一位十字军战士身后,一抬头就能看到对方胸前铠甲上展开的双翼。

这兄弟一定是十字军中的佼佼者。游离这么想到,希望面前这块光屏护盾可以撑过一轮攻击,等到空中支援。

设定的程序已经启动,智械在程序的驱使下亮出武器,枪管频繁闪烁,子弹落在护盾上声响极大,十字军战士一身厚重铠甲也需要屈膝支撑才能稳住身形。

身旁不远处,队友在准备火箭炮,游离穿梭在人群之间,找出适当空隙,从护盾之后发射出一枚榴弹,精准地击中了正要转移枪口的智械。

克里斯蒂:“漂亮!”

游离依旧冷着一张脸,被火焰与枪弹的热度所带起来的热风扑向他,带着浓重的火药味与血腥味,令人窒息,也令人热血沸腾。

他与一众队友在智械残骸形成的掩体与屏障间来回移动,以减少十字军战士的消耗。

“第一小队后撤带走伤者,注意侧面攻击!火箭炮准备,开火!”

中队长不在,游离就是战场上的指挥,而此时他也尽全力在消灭敌人的同时保护自己的队友。

“第二小队往左去,拉开战线分散战力!注意寻找掩体!”游离大声吼道,子弹落在掩体之后,激起一地的飞沙,生生将想要转移查看队友情况的他逼了回去 。

这一批智械并没有像他们所设想的那样被拉长的战线分散掉火力,如骤雨一般的子弹一直落在十字军战士周边,刻意地消耗着他们的体力与屏障。

显然,他们的目的就是这些十字军战士们,且已经收到了一定收益。战士们举着护盾的身形已经有些不稳了,姿势也由两腿一前一后的支撑形态转为半跪。

而部分队友们还在救助伤者,他们必须举起护盾保护身后的队友。

游离从掩体后蹿出,在平地上借力一跃,站到掩体顶端,两腿扎起马步,冲着敌人方阵中最前列的智械扫射。

智械转头,铁疙瘩脑袋上的四点红光在夜色里闪烁两下,发出一声诡异的声音来。

“啧,皮真够厚的。”

游离端起脉冲步枪,以肩膀与手臂形成的弧度作为支架减少后坐力,就着较高的视野迅速射出三枚榴弹,在敌人转移枪口的瞬间转身跃下,藏身掩体之后。

爆炸声传来,游离知道身后战场上又少了三只智械。火力短暂地转移,十字军战士找准时机,收束保护屏障,两手挥舞起火箭重锤,甩出一道烈焰打击,再次摧毁了两只智械。

“厉害!”游离赞叹一声,趁着这短暂的一瞬再次转移到十字军战士身后,在护盾之后带领着队友朝着对方防守薄弱处疯狂攻击。

将尚且温热的智械残骸踩在脚下时,游离总能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这场战争在天亮之前结束了,十字军战士卸下护盾将重锤扔在一旁,喘着粗气向游离讨水喝。

游离将水袋递给他们,耳畔刮过一阵怪叫的风,吹得他眼睛有些迷。再回头时,平原的另一端,暖橙色的朝阳正朝着天空迈步。

后续部队还在清理战场,尚且完整的智械会带回去进行研究,部分有用的东西会被拿回去二次改造。

游离很高兴,这次他没有在战场上看到一具尸体。

游离:“辛苦你们了,没有十字军的帮助,我们可能就没那么幸运了。差点就以为要撑不住了。”

“哈哈,别担心我的朋友。我没有了护盾,可我还有我的铠甲。”

十字军战士攥着空空的水袋大笑,兴奋地踩了两下脚下的智械残骸,挨着他脚踝的那支黑洞洞的枪管两分钟前还在扫射战场,现如今只是一堆子废铁。但拿到回收处去,还是能值几个硬币的。

两人在清晨冷风里大笑,吃了一嘴的沙子。

回到基地时,中队长正在和一位中年男子交谈。游离认得他,那是鲍德里奇,十字军的荣耀。

鲍德里奇:“很高兴你们撑过了这一次战斗,我带了支援部队过来,希望不算太晚。”

基地里人来人往,干净的纱布被成箱成箱地送进医疗帐篷里,带血的绷带与纱布被成捆成捆地扔进垃圾箱。游离有些不安,他还没有见到克里斯蒂。

“嘿老屁股,能活着见你可太好了。”查里斯蒂那欠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游离回头,见到了他所不愿见到的一幕。

克里斯蒂满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为什么板着一张脸,我觉得我只有一只胳膊也很帅气。嘿游离,开心点,至少我还活着。”

游离的目光始终不敢落在那半截空空的袖管上。

事实证明,克里斯蒂是幸运的,这次战斗共死亡五人,都不是在战场上直接死去,而是死在了医疗途中。

游离掏出小刀,在木板上一笔一划地刻下队友的名字,他刻得极深极重,那力道看起来带着一种咬牙切齿的仇恨。

木屑落了一地,积在沙石的缝隙里。每下一刀,游离便会想起关于这人生前的一些事来,或是沉稳少言或是开朗热情的一张张脸。但在战争面前,他们的表情,永远都是坚毅不屈的。

木质墓碑插在后方的平地上,墓碑之后翻新过一次的土地之下长眠着的,是名字的主人。他们将永远留在这里,铭记着这场战斗。

医生们小声地抽泣起来,生者们掏出酒,不顾身上的伤,在冷风中举起酒杯。

月光落在墓碑上,铭牌被平原上的大风吹得左右摇摆,碰撞出稀碎清脆的声音。

游离抬起手里的铁罐头:“这杯酒,敬给在战役中死去的战士,英雄不朽!”

“英雄不朽!”






又写了个守望paro,这次是因为在大锤CG里看到一条弹幕。

“我2000点的盾没了,可是我还有500点血。”

评论 ( 5 )
热度 ( 22 )

© 疾妄_反派死于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