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妄_反派死于话多。

随缘文手/霸图脑残粉/打游戏永远比写文重要/填坑是什么我不知道

脏资丧傻喵子了解一下?

【全职高手】林方喻黄-This summer-番外

林方喻黄同人/ooc有/高中设定/傻逼欢乐向/迷之娱乐向/完全没有逻辑/tag随手/可能有别的啥cp掉落/你们看看开心就好/

1.】
黄少天:“大山的子孙——”
方锐:“哟——”

3.】
林敬言把外套一脱往方锐兜起来往家带:“别哟了,再哟隔壁黑背要咬你了。”
方锐迷迷糊糊地答他:“为什么隔壁黑背要咬我,我这么……嗝,我这么萌。”
林敬言:“好好好,你最萌了,回家萌好不好。”

4.】
黄少天:“大孙的子山——”
方锐:“哟——”

5.】
喻文州:“这下不止隔壁黑背,孙哲平也要咬你了。”
黄少天:“为什么孙哲平要咬我,张佳乐为什么不栓好他!老虎不发病,你当我威猫?”
喻文州:“张佳乐会和他一起咬你。”

6.】
2017年夏,在经历了六科考试之后,市第一中学2017级4班全体正式毕业。
几天之后,是班长带头组织的谢师礼,老师们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去二场,难得聚一起,今后怕是没法像今天那么齐了,总该给孩子们留点时间给自己。
道别或是道谢。

7.】
黄少天躺倒:“这两天翻填志愿的那两本书翻到头晕脑胀。”
方锐跟着躺倒:“我也是,分数低就是难受,翻书都得倒着翻。”
要放以前,这俩绝对不放心上,有书读就行。但现在,一分的差距就可能意味着,上千块钱的往返机票加上至少八个小时才能见恋人一次。

8.】
“刚吃完饭,别躺着,不好消化。”喻文州伸手去拉黄少天,黄少天躺在那一动不动。
黄少天:“我相信我的肠子们,它们需要运动。”
喻文州:“你也需要运动,假期长了多少斤?”
黄少天:“胡说,我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假期就长胖?”
喻文州:“那怎么抱起来手感不一样了。”
黄少天:“我只是毛绒绒的。”

9.】
方锐:“你可拉倒吧,你还毛绒绒的,你属狗的啊?”
黄少天:“老子属龙的。”
方锐:“诶我也属龙的。”
黄少天:“好巧,我也是。”
以上对话的出现,标志着方锐和黄少天肯定喝醉了,但喝醉了的人,通常都会撅一阵子。

10.】
喻文州:“回家吧,再晚就没车了。”
黄少天:“我没醉。”
喻文州拿出哄小孩子的语气:“好的好的,没有醉,那回家好不好?”
黄少天:“不好。”
喻文州:“为什么不好?回家还有零食电脑和床。”
黄少天小声嘟囔:“没有你啊。”

11.】
两人连哄带骗地把自家恋人带出了KTV,但往车站走的路上还是不安分。
早上刚下了雨,刚刚估计又补了一场,停是停了,不过一地的积水。
黄少天踩着帆布鞋站在一滩积水里:“文州我给你唱歌。”
喻文州笑着看他:“你要唱什么?”

12.】
黄少天:“快乐的池塘里头有只小青蛙!”
方锐:“呱!”
黄少天:“他跳起舞来就像被王子附体了!”
方锐:“呱!”
黄少天:“酷酷的眼神,没有哪只青蛙能比美!”
方锐:“呱呱呱!”
黄少天:“总有一天他会被公主唤醒惹!”
喻文州:“你快醒醒,淋语都出来了。”

13.】
黄少天靠在喻文州肩上,没有要动的意思,小声问他:“那公主给个吻好不好啦?”
喻文州:“公主给不了,王子给个还行。”
方锐:“汪?”
林敬言:“你汪啥,你又不是单身狗。”
方锐:“那,嗷?”

14.】
回到四人同住的房子,小边牧在尚且清醒的两人脚底下乱转,给了狗粮才安分些。
文文和敬敬百年如一日地磕着瓜子,在木屑底下报团取暖。
这里处处都是三年来同居相处的痕迹,这些天清理了很多不需要的东西,但好在没少了人气,但两个月之后,这里注定将空空如也。

15.】
把两小只安顿好之后,清醒的两人靠在沙发上,一脸疲惫。
倒不是因为今天,而是因为将来。

16.】
林敬言:“我妈去帮着打听了情报,方锐家里打算给他报隔壁省的学校。我家里倒挺无所谓我报什么学校的。”
喻文州:“我和少天都留本省,不过不太可能同市,其实感觉还行,不算太远。”
林敬言:“挺好的。”
喻文州:“你们什么打算?异地?”
林敬言:“也只能这样了,分手是不可能的。没事,熬两年就好了,大不了选个实习早的专业,早点出来。”

17.】
如同大多数青春恋爱偶像剧里的剧情一样,主人公们在毕业时总要面临分离。
他们所能做的,仅仅是在现如今的基础上拉近距离,将八个小时的车程幻转化为两个小时,将开销尽可能降低。
这是他们在自己现如今的感情命运中,所能左右的的唯一变量。

18.】
凌晨两点半,黄少天与方锐被小边牧逐一舔醒,小家伙蹲在床边,爪子按在两人脸上。
黄少天:“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方锐:“我的天几点了早上吃什么啊?”

19.】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问对方:“你为什么在我床上。”
话出口之后,才想起这儿只剩一张主卧的床的,另一张已经搬走了。
气氛突然就有些伤感了起来,总有一天他们都会搬走,所能带走的只有文文敬敬和小边牧,只剩下当初来时的家具交还给房东。

20.】
两人踩着拖鞋走到客厅,阳台窗户大开,林敬言与喻文州坐在地垫上,在仅有的一点月光下身影显得极其单薄,一脸茫然与失落。
偏偏听到两人动静时,又换上一张笑了问他们:“醒了?”

21.】
方锐:“大敬敬愁啥呢?”
林敬言:“愁以后零花钱呢。”
方锐:“你一不氪金二不氪金三不氪金,你愁啥?”
林敬言:“但是以后有‘异地恋支出’,有点担心啊。”
方锐:“没事没事,有我呢。”

22.】
黄少天伸手去揉喻文州腮帮子:“不开心就不开心呗,装啥。”
喻文州:“没装,的确不开心。但是看到你就很开心。”
黄少天:“我也是。”

23.】
黄少天:“别不开心嘛,我偷电车养你啊。”
喻文州笑笑:“算了,你连电车都不会开。”
黄少天:“哇,我骑单车技术一流好伐,理论上来说电车也是可以开的,我这么天赋异禀的人。”
喻文州:“科目一练习得怎么样了。”
黄少天:“哇喻文州你怕不是玩源氏你这一刀扎得真的厉害。”
喻文州:“那多谢绑定天使夸奖了。”

24.】
大概生活都是这样,各处都是相遇与分离,这样的事每天都在重复,如同轮回。
但是有些东西终归是无法重复的,例如爱情。

25.】
与他们所共度的,这个夏天。




突然更一个TS番外。
做人还是要有梦想的,不要老咸鱼,当一只咸阿拉斯加也挺好的。
高中的同桌,也就是给TS供了80%梗的那位老铁,和我的另一位老铁在一起了,两人都是女生,现在大学,两人异地,高铁往返五个多小时,两人每周见一次面,我估计火车票都得有好几摞了。
前天刚刚见了她们一面,一起去吃炸鸡,我们仨都在打工,养着各自的野男人。然而,我还没有女朋友!淦!
最后,喻队生日快乐!

评论 ( 2 )
热度 ( 64 )

© 疾妄_反派死于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