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

Glory and invictus。




全职:双花/韩张/林方/喻黄/周江/伞修
守望:双飞/寡猎/骨科/R76/麦DJ/185组

小绝脑残粉/妈舞菜瑶心头好
梦中情奶多多郁总
战网ID苏疾妄#5756

全职相关cp洁癖超级严重,不写逆拆。
OW相关比较杂,看到质量好的就吃。

【全职高手】百花中心-怕是粉了一个假的百花。

百花战队中心/粮食向/主要出场百花正副队外加糖糕小远/ooc有自设有/有部分梗来自倩岚搞事情

星期六晚六点整,某直播平台一特殊账号开启直播,一小时后在线人数上十万,可以说是非常可观的数据了。
然而另一边的摄像头前,坐着极其僵硬的三人外加一个看着还算随性的孙哲平。
张佳乐觉着孙哲平现在抖腿搓手,但面上依旧平淡如水的样子就生动地展现了什么叫“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
孙哲平反驳他:“你水都洒了三次了,少说我。”
边上坐着的邹远和唐昊两个人里外都慌得一批,在看到弹幕夸他俩可爱的时候更慌了,反复盯着对方看,多次摸自己脑袋检查,确定头上没被张佳乐夹上个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开播已经快半小时了,MC依旧没有到位,四人百无聊赖,但按照要求又只能并肩坐在电脑桌前,四个肩宽腰窄的大老爷们挨在一起还真有那么点挤,几次协调不成后,张佳乐只好往前趴下将就一会儿。
领队在基地房间门口看了眼第一次直播的几人,摇了摇头,心里想着这群人是对昨天说过的“端正着装”有什么误解。四人脚上踩着拖鞋配买一送一的花色沙滩大短裤,也只有上身战队统一分发的T恤看着勉强还算得上正经。
孙哲平依旧看似稳如老狗地吃着张佳乐的薯片,嘴里念叨着“你的就是我的,我的有时候会是你的,大多数情况下还是我的”。
张佳乐十分无聊,低头伸手到屏幕外揪起了孙哲平的腿毛。
唐昊有些紧张且无所适从,不断摸着邹远大腿假装自己很轻松。
邹远保持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多次用眼神提醒唐昊停下咸猪手,对方全当没看见。
又过了十分钟,MC小姐姐匆匆登上YY,简单开场白之后打开微博评论,一一查看各种来自粉丝的问题并代他们向四位僵硬的嘉宾提问。
如同观众和MC小姐姐所设想的那样,热评第一果真是询问四人的择偶标准。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四人设想过问三围的问工资的问作息的,但独独没有想过择偶标准这个问题。
孙哲平坦然回答:“没想过,看缘分。”
邹远和唐昊纷纷如同背台本一般,重复自己还小,比较适合先打出成绩再思考别的。
三人回答完毕,开始盯着张佳乐看。
张佳乐:“额……这个,我感觉是活的都行吧。”
观众们都疯了,弹幕里清一色的都是表示自己是活的的。
孙哲平:“楼下甜甜也是活的,你考虑考虑?”
张佳乐看弹幕如此疯狂,正紧张得喝水,被他这么一说,一口水呛进气管里,边咳边伸手去打孙哲平,就差跳起来给他一脑剐子。
MC小姐姐好奇:“甜甜是?”
邹远:“我们每天晨跑都会去喂的一只流浪猫,因为是橘猫,喂得很圆,估计得有十五斤了。”
三人突然齐刷刷地看向邹远,他这串回答,脸不红心不跳,普通话标准流利没有一点口音,不但说出了真相阐述了事实,还成功彰显出了百花伟大亲民有爱心的一面,与勤劳锻炼身体作息规律的良好品质,可以说是稳得一批了,不是老狗胜似老狗。
领队在边上给比了个赞。
但事实是,他们只是想撸猫顺便拖延一下晨跑时间而已。
MC小姐姐:“来,下一个问题。请问百花内部有没有比较特殊的活动。比如曾经蓝雨俱乐部曾有过蒸桑拿比赛,胜者可以享用大保健vip会员卡一张,你们呢。”
唐昊看了眼队长和副队:“有挑西瓜大赛。六个人一人选一个瓜,比谁的瓜切开看着最好,奖励没有,但瓜最白的或者挑到坏瓜的有惩罚,要把自己那一整个瓜吃了,一小时之内。”
MC小姐姐:“这个活动的发起者,一看就是……”
弹幕疯狂刷起“张佳乐”三个字。
张佳乐嚼着薯片反驳:“你们怕是对我有什么误会,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是孙哲平想的。”
孙哲平补充:“当初也就娱乐一次,没想到成了夏天必备活动,弄了有四次了。但这一小时内吃完瓜的规矩是你定的。”
MC小姐姐:“敢问各位兄台,目前几位接受过这特殊的吃瓜惩罚?”
唐昊邹远外加角落里的辅助队员举起了手,在一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与“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中,吃瓜观众开始寻找剩下的一位大兄弟。
张佳乐瞅了眼屏幕:“别找了,唐昊挨了两次。”
唐昊摊手:“我和瓜聊不来。”
张佳乐:“你每次挑瓜都不拍,和它聊得来就有虚空双鬼了。”
唐昊:“我挑瓜看蒂。”
张佳乐:“拍瓜是对瓜的基本尊重,晓不晓得咯年轻人。再说了,你看人脐带能看出个美丑来?”
MC小姐姐:“来来来下一个问题,也就是第三个问题。在没打职业之前,未来计划曾经是什么?现在还在继续吗?”
张佳乐小声嘀咕了一句:“怎么有那么正经的问题,我怕是有一群假的粉丝。”
孙哲平:“没什么目标,就想当个网吧老板,无限上网。”
张佳乐:“我高中成绩还凑合,原本说考出去开拓一下视野,但视野没开拓,就先被拉到这陪他们啃鲜花饼了。”
唐昊:“我没什么好说的,成绩不好除了游戏没有长处,就挺随波逐流的一个人,来打职业也算是把命运攥在自己手里一次了。”
邹远:“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曾经也想打职业,算是梦想成真了。”说罢挠了挠头,低头喝水。
弹幕又开始疯狂夸邹远可爱了。
之后的问题大多挑的都是一些正经问题,也没多大意思,但直播还没结束,在线人数已经升至十三万,百花战队的助理小姐姐适时地联合MC小姐姐搞事了,她拿出了自己的化妆包,把化妆品全往桌上一倒,要求队员们辨认这些东西是什么。
四人企图从说明上获取一些信息,但小姐姐明显是个老江湖了,准备的都是些外国牌子,就他们那英语水平,算了吧。
张佳乐拿起一只睫毛膏就一个劲地往外拔,助理小姐姐笑出声,小声在边上提醒他:“扭。”
张佳乐懵懵懂懂地看着小姐姐,自顾自地扭了扭腰问她:“扭?”
“我让你扭手上那个不是扭自己啊,哈哈哈哈哈哈!”小姐姐笑得更大声了。
“噢。”张佳乐这才把手里的睫毛膏拧开,凑到眼前看了会儿,深沉地说道:“这是个张嘴才能用的东西。”
众人大惊:“什么鬼。”
弹幕一片“???”与“打扰了”。
张佳乐把手里的东西往自己眼睫毛上比划了一下,开始解释:“这个,不是个刷眼睫毛的吗?难道刷的时候不会下意识把嘴张开?”
助理小姐姐点头:“有道理。来来来下一位。”
唐昊拿了瓶液体,上下摇晃了一会儿,看半透明的蓝色瓶子里也没冒出多少泡泡,好奇道:“什么东西?上脸的?”
张佳乐:“你废话,化妆品不上脸你上脚?”
MC小姐姐:“你随便说,你的知觉告诉你这是个什么?”
唐昊:“充打火机气的。”
弹幕里刷“???”和“打扰了”的更多了,还有部分刷起了“溜了溜了”。
MC小姐姐和助理小姐姐,一个在边上一个在YY那头笑到无法自拔。
唐昊:“不是你们让我随便说的?”
助理小姐姐:“这哈哈哈哈,这就是个保湿喷雾其实哈哈哈。”
唐昊往手上喷了点,闻了闻,看向其余人说:“黄瓜味的。”
张佳乐:“行吧行吧,唐昊你是不是还想尝试一下?”
唐昊抱拳往后退:“打扰了。”
按座位排顺序,下一位是孙哲平。张佳乐很好奇这人表现,把唐昊挤到了边上,伸着脑袋去看他手里的东西。
孙哲平随手摸了一只小东西,外包装是类似宝石状的塑料壳,打开里头是黏糊糊的一团红色膏体。
“什么东西。”孙哲平伸手尝试了一下,指尖往膏体上按了个指纹,试着摸了摸,感觉触感不是一般的奇怪,又看着指腹上的一点红色,觉得这东西像个摁手印用的印泥。但知觉告诉他,事情绝对不简单。
左右看了看,
也就张佳乐离他最近,孙哲平抬手就把指腹上的东西往他脸上抹,张佳乐脸上霎时出现一道红印。
孙哲平胸有成竹地关上小东西的盖子:“这跟挨打了一样的颜色,绝对是个腮红。”
张佳乐:“孙哲平你特么给老子擦了。”
孙哲平撸起袖子:“不用,你把另半张脸伸过来,我给你一巴掌对称一下。”
对比一下平时闹着玩打架时自己的胜率,张佳乐觉得还是洗脸快些。
孙哲平问:“这究竟是个什么?”
助理小姐姐:“这是个唇颊两用的腮红。”
邹远小声问他:“队长,这个啥两用腮红是个什么东西?”
孙哲平一本正经:“作用大概跟拳头和辣椒差不多。”
MC小姐姐:“请这位同志不要带坏咱们未来的好苗子。来邹远看看选个啥?”
邹远还是稳的,认包装勉强认出一只口红拿了起来,指着上边英文冲摄像头展示:“MAC子弹头西柚珊瑚色。”
两位小姐姐突然很激动:“哇邹远懂很多嘛。”
邹远略显局促地笑了笑,低声说:“之前买了几只。原本买来,想送女朋友。”
助理小姐姐闻到了八卦的味道,凑了上来:“那女朋友呢?”
邹远:“就一直没有找到,所以那几只口红到现在都没拆包装。”
在多次尝试之后,似乎全场就邹远一个正常人,两个小时后临近下播结束时,MC小姐姐问了一句“通过这次活动,有什么收获吗”。
张佳乐:“我们的队长怕不是个傻子。”
孙哲平:“我们的副队怕不是个傻子。”
唐昊:“我的队友怕不是个女装大佬。”
邹远:“这活动怕不是再也没有下次。”
弹幕:怕不是粉了个假的百花。


踩线完成任务,耶!!!!
明天回丽江继续读书,要在昆明待几个小时,刚好面基小姐姐。

评论 ( 10 )
热度 ( 184 )

© G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