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

Glory and invictus。




全职:双花/韩张/林方/喻黄/周江/伞修
守望:双飞/寡猎/骨科/R76/麦DJ/185组

小绝脑残粉/妈舞菜瑶心头好
梦中情奶多多郁总
战网ID苏疾妄#5756

全职相关cp洁癖超级严重,不写逆拆。
OW相关比较杂,看到质量好的就吃。

【双花/白露】白露-二十四节气联文

乐乐属于大孙/大孙属于乐乐/ooc属于我/

又是一年白露时节,凝霜结露的时候K市也没见着气温下降多少。正好碰上战队休息日,拿节气当节日过的北方人孙哲平和不过节气的南方人张佳乐对此展开了深刻的探讨。
战队里队员替补领队再加上四川的助理小姐姐共十人,南北方人数正好五五开,以至于平时争个甜咸豆花和甜咸粽子都分不出胜负。
白露准备到的时候,过不过这个节气也是个大问题,尤其对煮饭阿姨来说是个非常大的问题。
其余人懒得掺和,决定交给正副队长做决定。

孙哲平:“我觉得还是得过,总得让我们吃回饺子。”
张佳乐疑惑:“你们北方人是不是啥节都吃饺子?”
孙哲平摊手:“不然呢?”
张佳乐:“端午重阳中秋元宵这些你们也都吃饺子?”
孙哲平一本正经:“中秋吃完月饼吃饺子。”

已经决定了过这个节气那自然就得想想吃什么,毕竟中国人过节除了祭祀也就是吃了,当然祭祀也是为了以后能够好好吃。
孙哲平咬定了要吃饺子表示绝不松口,张佳乐除了撸串也不想吃别的,当分歧再次出现的时候,两人把目光转向了其他人。

正选队员与替补都是知道孙哲平和张佳乐这两人习惯和脾气的,别的什么穿的用的都好说,但在吃的这一点上绝不含糊,顿时都不怎么敢发表意见,瑟瑟发抖中看向了领队和助理小姐姐。
领队是从别的已经发展完善了的电子竞技俱乐部退出来的老手,约训练赛或者是跑商演都是一把好手,在队里绝对是有话语权的。
助理小姐姐先前是做秘书的,本身就对电子竞技非常感兴趣,离职后索性直接来给他们做助理了,但其实大家都对她照顾有加,在队内除了打车订票偶尔拿个快递也没别的事儿,因为是众人身边除清洁工阿姨和煮饭阿姨之外唯一的女孩子,所以话语权自然也是有的。
几人将希望寄托于两人身上,可他们突然想起,领队是重庆的,小姐姐是四川的。
两人在目光聚集在他们身上的瞬间,异口同声:“难道不应该吃火锅吗?”

第三方阵营出现,余下队员开始重复“都行”、“随便”、“你决定”。
张佳乐在边上咬着酸奶吸管想了会儿,突然说道:“那我们早上叫阿姨煮饺子,中午出去吃火锅,然后晚上回来撸串?”
片刻沉默后,会议室里掌声忽然响起,如同纠正了左倾错误的遵义会议现场。
孙哲平:“吃这方面还是你厉害。”
张佳乐抱拳:“承让承让。”

之后依旧是千篇一律的训练和复盘,以及修仙。在不知道第几百次说要零点之前睡觉,但是失败之后,张佳乐终于在凌晨三点的时候准备爬上床了。洗漱回来的时候,隔壁房间的队员已经睡得四仰八叉的了,睡自个下铺的孙哲平还在玩手机。
“干嘛呢?”张佳乐一脚踩上木质楼梯,挂在边上看孙哲平手机屏幕。
孙哲平也没藏着掖着,照样打字,速度飞快,过了会儿敲完一段字保存了才腾出功夫回答:“给一个以前挺喜欢的打别的游戏的职业选手设个零点的生日祝福。”
张佳乐:“为什么是‘以前挺喜欢的’?”
孙哲平:“他已经不打那个游戏了。”
张佳乐觉着自己似乎问到了什么不该问的东西,拍拍屁股准备迅速上床装死,好奇心却突然泛滥,下意识说了一句:“都没听你说过除了霸图和叶秋之外你还有感兴趣的选手,那他应该贼厉害了吧?”
孙哲平出乎张佳乐的意料。
孙哲平:“他个人技术算不上顶尖,他所在的战队也算不上顶尖。”
张佳乐依旧止不住好奇心,多问了一句:“那你喜欢这个战队什么?”
孙哲平:“我们平时比赛中,拿mvp的基本都是c位或是t位的,对吧。但这个战队特殊就特殊在,他们每个人都拿过mvp,就算是辅助都有。这个队伍强就强在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是谁跳出来carry全场,他们会给你无限的可能性,随时都可能爆冷击败强队。”
张佳乐听了会儿,觉得孙哲平说的不单单是对于他所喜爱的那个队伍的诠释,更是孙哲平希望百花成为的样子。
他认为每个队员包括替补都是不可或缺的,也希望百花的每个人都能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职业选手,哪怕是一个辅助也能足够强大到面对输出,给予粉丝与观众无限的可能性,更希望能打败强队,站上那个人人所向往的荣耀巅峰。
张佳乐想问他后来那位职业选手怎么了,拿到冠军了吗,还是早早退役了,但他没问出口选择了去问百度。
知觉难得地准了一次,那只战队因为俱乐部管理层的问题,分崩离析,每个队员都离开了原队伍,其中一位更是被俱乐部“卖掉了”。虽然他们依旧在从事电子竞技打职业赛,但包括孙哲平所喜爱的那一位的两位选手转到了其他游戏。
简而言之,曾经的那六个人,都成了对手。虽然彼此之间都还是朋友,但彼此之间已经多了很多不能和对方说的。
翻找相关视频的时候,张佳乐看到了一句话,明明算不上了解这个队伍与这些选手,却也突然有些难受。
“聚不成一团火,散不是满天星。”
张佳乐曾经还嫌弃孙哲平和经理老板他们提的意见要求太多,什么线下基地、精简管理层之类的,看着还挺麻烦的,现在看看却想表扬表扬一下这个人。
他不是没关注过电竞圈,“荣耀”或是其他游戏都有很充足的了解。职业选手离开属于自己的舞台,无非就是退役不打了或是转型做主播解说,但因为俱乐部高层原因出现问题导致被迫离开的,这算是他第一次了解。
想想自己,也许还该知足。
四个小时前,他们刚刚聚在会议室就无为了讨论过不过节,讨论吃什么,因为一些小事大张旗鼓,虽然显得挺闲得无聊的,但也就是他们百花的日常。
训练室的小黑板上,孙哲平写的“一群人打到死,一条路走到黑”一行字还没擦掉。桌上乱七八糟地堆着各式各味的泡面和饮料,但资料总是整齐的。
电脑主机可能都没冷却下来,每个人惯用的键盘鼠标都摆在训练室的桌面上,倾斜的角度都是他所熟悉的。都不用细想就知道摆得最正的绝对是孙哲平的,斜上天了的那款肯定是他张佳乐的。
不过是一个楼中楼五居室改造的线下基地,每天吵吵闹闹和大学寝室没什么差别。训练室电脑一字排开,也和曾经学生时代的网吧开黑五连坐没什么差别。
想想张佳乐还觉得美滋滋地,隐隐约约感觉底下孙哲平那手机光还亮着,探出个脑袋去看他。
张佳乐:“诶孙哲平,明天饺子吃白菜猪肉的啊?”
孙哲平:“吃韭菜的。”
张佳乐:“嚯,你也不嫌味儿大,就吃白菜猪肉的。”
孙哲平:“就吃韭菜的,我和煮饭阿姨说了。”
张佳乐突然觉得,刚刚自己想夸孙哲平的自己怕不是个傻子。





前半部分梗来源于papi酱,那个四川妹儿真的贼可爱。
最近每天军训八个小,身心疲惫,也没提前写或是思考,都是现成写的也没什么时间修改,质量自然是不好的,我只是在争取不当鸽王。
文中提到的职业选手其实是曾经IGice的智障宝宝黄梓,还是没忍住提了一提这个智障宝宝。他的是99年9.7出生的,刚好是白露。我是98年9.8生的,刚好也是白露。还挺开心的。
ice小冰棍的六人现在都是彼此的对手了,其中太多的东西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了,只希望他们未来能好。小冰棍就算碎成了冰渣子,那也依旧是我心中永远的努巴尼之王。
IGice再见,网易CC加油!

评论 ( 1 )
热度 ( 45 )

© G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