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图队犬酥叽汪

向死而生。



全职:双花/韩张/林方/喻黄/周江/伞修
守望:双飞/寡猎/骨科/R76/麦DJ/185组

小绝脑残粉/妈舞菜瑶心头好
梦中情奶多多郁总
战网ID苏疾妄#5756

全职相关cp洁癖超级严重,不写逆拆。
OW相关比较杂,看到质量好的就吃。

【全职高手】方王-2017王杰希生贺-他的样子

四千属于老王/老王属于四千/ooc属于我/伪原著向/老王现役四千退役解说设定/方王24h的14点场

“各位观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来到第一届‘荣耀高校杯’邀请赛的直播现场,我是主持人潘林。”
“今天这场比赛可以说是从宣传开始就吊起了不少人的胃口,那么,照旧由我介绍一下比赛赛制。”
“荣耀高校杯”邀请赛,由荣耀职业联盟和国内几所著名高校联手举办,共选举出八支参赛队伍,在线上进行厮杀过后,最终留下两支势力强劲的队伍,参与线下比赛。
而这两支队伍将由微草战队与蓝雨战队各派一人带领,在上海昭梓电竞嘉年华上进行比赛。
赛制不同于荣耀职业联赛,采取团队战形式,三局两胜,相比之下要简单很多。之后会有一些现场问答与邀请观众参与的小游戏。
19点,网络直播准时开始,让大部分玩荣耀有些年头粉丝惊讶的是,解说邀请到了一位十分了不得的人物。

“各位晚上好,我是方士谦。”

现如今,荣耀职业联赛进行到第十一个年头了,去年黑马战队兴欣荣登榜首,老牌战队依旧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而例如嘉世、义斩之类的新兴战队也在以自己的步调稳步前进。
这十年间,涌现出了大量的一流职业选手,当然也不乏优秀的辅助型选手。

其中,最受人瞩目的还是方士谦与张新杰。

而现如今,曾经助微草直上冠军宝座的“治疗之神”方士谦就坐在解说台上,笑容温和礼貌,眉间带着股少年人的精神气,看着还是许多年前的那样。
昭梓电竞嘉年华现场一片欢呼沸腾,有不少对此全然不知的女性粉丝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感动到落泪。
一时间,带着哭腔的轻声应援和浑厚有力的高声呐喊混作一处,入了方士谦的耳里。
“看来我退役那么久了还是有一定人气的嘛。”方士谦笑道。
“哈哈哈方神说笑了,你每天深夜报社粉丝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潘林接了一句,正巧OB切了两边战队粉丝的镜头,这时,理所应当地应该开始对两边战队进行介绍。
昭梓电竞嘉年华这次选择邀请蓝雨和微草的人来本身就是在搞事情,那既然主办方这么搞事情,那么粉丝就更加搞事情了。
当天无一例外地,两家粉丝都穿了自家战队主色的服装,这没什么。可蓝雨粉丝不约而同地带了帽子,欺负微草绿色不好戴帽子。而微草也毫不示弱,直接把女孩子们都安排在了和对面临近的位置。
方士谦所坐的解说台在高处,下边的颜色分别男女分别他看得一清二楚,不由得笑出声。
“首先由我来介绍蓝雨战队此次派出的选手,蓝雨战队副队长黄少天。这位选手的特性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大名鼎鼎的‘剑圣’,善于把握时机,反应极快,出手极快,而且……”
方士谦适时接话:“话痨。”

就着解说的几秒钟里,黄少天的垃圾话又刷了一屏,不断重复方士谦诋毁英明神武的他。
“下边的微草战队,还是方神来吧。”潘林趁着OB给黄少天以及他带领的A大学生单独特写时,轻碰了下一旁似乎有些走神的方士谦。
方士谦回神,面前摄像机依旧持续运作着,身后是沸腾的粉丝,蓝绿两色分界分明的主舞台,超大转播显示屏……这一切的一切他都太过熟悉了。
“好的,下面由我来介绍另一支队伍,由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带领的B大。”
镜头从隔音玻璃房前走过,王杰希余光瞥到摄影机靠近,抬起了头。
说实话,王杰希的五官是职业圈里不可多得的端正,眼睛上的那点总被人拿来做笑谈的“瑕疵”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眉浅显得眼睛尤其的亮,尤其是轻笑时微扬的眼尾,与眼里的少年英气。
还是一样好看。方士谦想,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愣了愣,手里的介绍稿没能顺畅念下去。
王杰希正十指相交反复活动放松的两手突然停下,在桌上找了一阵,没多久,他举起了自己的手机。
方士谦刚念完介绍稿,正巧看到王杰希举起的手机上的字,心想:收回刚刚的话。
手机上,王杰希手写的几个大字,被设置成了反复闪烁的背景,此时正通过摄影机转播到了主会场的大屏幕上,而OB还搞事情地拉近了镜头。
“方士谦,你又胖了。”
这句话在微草俱乐部时,王杰希就和他说过。
当时的王杰希,虽说已经是新一任队长与王不留行的操作者,但依旧是刚从青训营上来的,住的地方与正选队员的训练室有一定的距离。
于是,他被串通一气的邓复升与经理,安排进了方士谦的宿舍。
帮着王杰希整理房间的时候,方士谦有些不乐意,举着被套乱七八糟地整了一阵,不但没能成功套上新被套,还折腾出一房间的灰,迷得眼睛难受。
王杰希抱着最后剩下的一箱衣服进门时,正巧看到方士谦坐在床边龇牙咧嘴地揉眼睛。
“你……不想和我同住不想到都急哭了?”王杰希大惊,放下箱子就急急忙忙地找纸巾给他递了过去。
“你就瞎扯吧,我一大老爷们,哭个鬼。”方士谦挡开递过纸巾来的那只手,却又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行吧,他自己也承认,王杰希长得好,手也好看。十指匀称修长,指甲不用刻意修剪都是长方形,四边稍圆,连着手指的那部分也是好看的浅粉。
再低头看看自己,初中时候迷篮球,打多了,指节和手掌就稍宽了些,比起王杰希,那的确要归到“不怎么好看”的那一类去。
低头时,方士谦不经意间看到睡下铺的王杰希床下露出一块不知被什么垫高了玻璃,一时好奇,光着脚就踩了上去。
结果还在整理东西的王杰希来了兴趣,放下手里的衣服就凑了过来,蹲下看着床底。
过了会儿,他仰头和方士谦说:“方士谦,你又胖了。”
他突然反应过来,好家伙,王杰希还在宿舍里放体重秤。
相互磨合相处的那段时间,可以说是方士谦这辈子过得最轻松的一段日子了。
日常打打闹闹,时间过得也快。一转眼就是第五赛季,微草走上巅峰。
又一转眼,就是方士谦决定走的时候了。
再一转眼,今天,他又在赛场上与王杰希重逢。
方士谦觉得值得高兴的是,他没有站在王杰希的对面,与他为敌。
这么一回想,比赛已经开始了,方士谦赶紧把注意力转回比赛上,很快发现了问题。
黄少天带领的A大在战斗初期劣势暴露得有些明显,原因在于黄少天有些习惯了蓝雨的战略方针。
他在出发后就走了他一贯的路子,很快在地图中消失不见,之后潜伏了一阵,在正面战场交火时,没能等到合适的时机出现就被迫现身了。
夜雨声烦在日常的比赛中,因为有喻文州把控大局,他可以随意游走在战局边缘,收集信息、寻找时机下手。对残血角色进行收割,或是牵制策应与治疗,他的高攻速武器光剑冰雨也是为了这一目的。
可是,现在他身边的人不是蓝雨俱乐部的人,也没有喻文州把控大局。这群大学生的操作和意识也许要稍强于普通玩家,但绝对要逊色与职业选手。
所以,在正面战场没有黄少天支持,对面又有职业选手指挥的情况下。A大缺少输出,只依靠黄少天提供的一些报点和信息很难做出足够的应对,黄少天被迫现身。
这一切,王杰希很清楚。
魔道学者的飞行技能给他提供了更多的观察对方阵型和走位的机会,也大大提高了他避开非即时弹道类角色攻击的几率。
黄少天正面迎敌晚了些,对比总体血线,王杰希带领的B大自然要更高一些,场面一片大好。
方士谦和潘林解读了黄少天几个微操的意义和B大这边大概的战术意图,余下的基本都是些普通玩家也能看懂的东西,也就不需要过多解释了。
微草占尽优势,粉丝们自然激动,加油呐喊声一声高过一声。
可这势头没能维持太久,王杰希升空对后排支援施加压力时,己方C位的两名选手却突然将火力从黄少天身上转移开,跟着王杰希指向后排。
王杰希的注意在后排,而双方都很清楚,这种比赛,用的战术大体不过只有一个——box-1。
一旦集火清理掉对方战队的职业选手,余下的,不足为惧。
本该紧张的局面,方士谦却突然看到,王杰希笑了。
最后获胜的是王杰希带领的B大,只是邀请赛,潘林的也就没有那么死板认真,和方士谦一场下来解说得都很轻松,气氛十分活跃。
最后王杰希带着B大队友上台领奖时,潘林礼貌地请方士谦做了一下点评。
OB已经将镜头彻底转向舞台,解说台的摄影机也已经停止运作。
方士谦将耳麦拿下,调整收音麦克风的位置,然后转身面对舞台,不疾不徐地说道:“荣耀的可操作向极多,这就意味着交流、配合、信息、报点、地形甚至是光影,很多很多的因素都能影响战局。在团队赛当中,这种影响将有可能被无限放大,但团队赛之所以称作团队赛,是因为不止你一个人迎敌。”
“当然,团队赛里,不是说一个人carry就一定能赢,也不是说一个人出现了失误就一定会输。”
“队友carry时,其他人能不能跟上,将优势最大化,这很重要。而出现失误时,队友能不能及时补上漏洞,这也很重要。”
“荣耀不只是属于个人的,它属于团队。此刻,荣耀属于他。”
B大学生登上颁奖台,奖杯递到王杰希身边,他侧身避开了礼仪小姐,示意她将奖杯交给学生中的队长。有两个激动得不知所措,在王杰希轻声提醒下才接住了奖杯。
一场表演赛的胜利对职业选手来说,算不上什么,而对这群孩子来说,简直是莫大的殊荣。
奖杯被五位少年的手合力举起,礼花在高处炸开,全场喝彩。飞扬而下的细碎纸片之间,王杰希看向解说台,笑着鼓掌。
大屏幕上,方才王杰希的精彩操作被截出来重放。
潘林赞叹:“这波攻击的走位实在精彩,纵观整个职业联盟,怕是找不出第二个能这样飞翔的人。”
方士谦看向大屏幕,欣然道:“是的,是他以前的模样。”

之后的小游戏里,还是黄少天赢的多,毕竟表演赛,还是需要做好均衡的。
期间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小插曲,因为一位被点上台的幸运观众恰好是微草粉丝,希望能看到王杰希与方士谦再度同台,方士谦被迫拿了张临时提供的牧师账号卡,和他们玩一局游戏。
系统随机分队,粉丝和王杰希一队,方士谦和黄少天一队,在随机地图里捉迷藏。
因为小粉丝的莽撞,已经连续两次被找到,再有一局找到王杰希或是那位粉丝,就算方士谦和黄少天这队迎了。
随机地图出来了一张枫林古道,夜雨声烦在地图里走了一圈都没找着人,方士谦想了想,调转方向,带着黄少天往乱石岗附近走去。
果不其然,兜了一转后发现了对手两人。这次王不留行也在,前几次都是只能找到小粉丝找不到他的。
黄少天很好奇,从玻璃房出来后一个劲地问方士谦怎么知道那儿的。
方士谦摊手:“没什么,他和我说过,那的风景最好。”

晚上21:00,昭梓电竞嘉年华正式散场,粉丝们大多聚集在门口等待两家的男神,却不知道方士谦早带着他们从工作通道走了。
黄少天自己打了车走了,余下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人,在初秋微凉的清冷夜风中看着对方,带着稀薄水汽的风卷起外套衣角,直往里灌。
走出来这一路上,王杰希都在反复拿卸妆纸擦脸上的淡妆,尤其是强迫症美女化妆师给他强加的浅色眼影。
方士谦看着好玩,偷偷拍了一张,po上微博,配字:“这个化妆师小姐姐怕是在搞事情,大小眼也有大小眼的美。”
刚点击发送,紧接着王杰希口袋里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
简单看过之后,王杰希将视线转向了一旁的方士谦,一脸深沉。
“没事没事哈哈,我们找地方吃宵夜吧。”方士谦顾左右而言他。
“这次,还走吗?”王杰希把着了色的卸妆纸都扔了,转而问他。
方士谦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他也知道,王杰希不是很喜欢方士谦这种国内国外两头跑的生活方式。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和方士谦异地。
不上妆刻意追求无瑕对称的脸,也有一般作息不定的人该有的部分暗沉和黑眼圈,浅色的眉毛相较起画的自然很多,很少皱起或是带起怒意,和他本人一样,性子温且暖。
方士谦笑笑:“说起这个,我有好消息告诉你。”
王杰希看他:“什么?”
方士谦:“我要回微草当领队了。”
王杰希的眼睛忽地就亮了,那双常抿的唇也微微开了一线。
方士谦凑上去厚着脸皮问:“开心吗?开心就一起吃宵夜去。”
王杰希看他轻车熟路地牵起自己的手,冰凉的指尖触及对方温热手心里的暖意,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他们的恋情不能向外公布,至少暂时不能,可没人在乎。
王杰希只要知道,方士谦在乎他,这就够了。

——————THE END——————

小剧场:
方士谦:“对了,为什么那时候你说我‘又’胖了?”
王杰希:“赛前体检,你才120,那时候看就130了。”
方士谦:“哇你居然记得我多重,你是不是暗恋我。”
王杰希:“不,那时候我只是单纯想嘲讽你。”
方士谦:“噢……mmp。”
王杰希:“你说什么?”
方士谦:“我说买麦啤。”
王杰希:“那是什么?”
方士谦:“一种新的啤酒。”【瞎扯的】



王杰希生日快乐!
参了一个老王生贺的24h,都是些生面孔,期待合作愉快。
取名废,昭梓这个名字纯属私心,是舞王妈大真名的第二个字拼在一起,也不知道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妈舞还要不要同居。
打斗解说基本都是胡诌的,看了那么多解说就记得周毅木子和逍遥叔叔的毒奶了,没记什么实际的。“你又胖了”梗来自ice和木子,但讲真的,木子那个时候真的好胖啊,明明五官贼好看,偏偏没法坚持哥本哈根。

96626-4722=91904

耶更一篇方王就快是叽八万了。不行,不能说脏话,讲文明树新风。

评论 ( 1 )
热度 ( 62 )
  1. 方王活动企划(2017)❤️百日方王霸图队犬酥叽汪 转载了此文字

© 霸图队犬酥叽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