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

Glory and invictus。




全职:双花/韩张/林方/喻黄/周江/伞修
守望:双飞/寡猎/骨科/R76/麦DJ/185组

小绝脑残粉/妈舞菜瑶心头好
梦中情奶多多郁总
战网ID苏疾妄#5756

全职相关cp洁癖超级严重,不写逆拆。
OW相关比较杂,看到质量好的就吃。

【全职高手】韩张-圣图·上

老韩属于新杰/新杰属于老韩/ooc属于我/可能有夹带其他cp私货/tag随手

小镇的集市上,裹着厚重风衣的男子蜷缩在角落里,风衣上满是星星点点的泥土与血迹,露出衣袖的手腕桡骨突出,手背上布满骇人的青筋。
他的状态看起来像是死了,不死也是快死了。
若不是腹腔还在因为急喘而剧烈地起伏着,路人估计早把将他丢到山沟乱葬岗里,由着他自生自灭去了。
无人伸出援手,毕竟他们都不想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事。
好奇的小女孩趁着母亲讨价还价时走开了,见着男人好奇地凑上前去,手里举着七彩的糖果,裙角有些皱巴巴的,沾了不少泥点子,垂下的眼睫毛遮住了大半好看的蓝色眸子。
她逆着光看向男人,灯光从她的金发间流下,淌在男人身上。
“叔叔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我家里是开诊所的,我带你去看……”小女孩眨巴眨巴眼睛,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母亲一把拉开,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数落,手里的糖不慎跌落。
“叫你不要和陌生人讲话,你这是在干什么!非要别人把你拐了才开心啊?”衣着朴素的妇女手里抱着个破了边角的木盆,盆里是湿着的衣服,散着一股清水的味道,像是刚刚从河边洗了衣服回来。
小女孩扁着嘴,低头揪着裙摆一言不发,眼睛却是在悄悄地看地上的男人,两绺乱发搭在脸颊两侧,两根粗长的辫子搭在肩上。两人都是一副农家女子模样。
男人两指颤了颤,他一手捂着腰侧的伤处,一手撑着墙站了起来,喘息声更重了,口鼻呼出的热气在暮秋空气里很快化为水汽散开。
待缓了缓,他又弯下腰去,捡起地上的糖果,所幸还未开,只是包装上沾了些泥土。
“听妈妈的,别乱跑,你的糖。”男人说着,将手里的糖递了出去。
“谢谢叔叔!”小女孩接了糖揣进口袋里,转而端详着这个陌生人的脸。
对方脸上爬满了沧桑的痕迹,眼下一片青黑,唇色苍白起皮,脸色自然也算不上不好,周身弥漫着一种困兽将死的味道。
小女孩的视线最终定格在他的眼睛上,仿佛黏住了一般,不愿挪开。
她仰着头,额角稍长了些的碎发撇向一边,现出女孩那双清澈的眼来,她天真道:“叔叔你的眼睛真好看,像猫的眼睛。”
停了会儿,揪着裙摆思考了会儿,又否定了自己的话,说道:“不是不是,比猫的还好看!”
男人一瞬间显得有点无措,慌张地伸手拉低了帽檐,捂着腰侧匆匆离开了。
“真是个怪人。”女孩的母亲看着男人有点蹒跚虚弱的背影嘀咕了一句,拉着女儿走开了。
猫的眼睛?
韩文清坐在水边,难得地安静下来端详着水面上倒映出的那张脸。
头发乱糟糟地糊成一团,沾满了泥土灰尘,脸上还有少许浅淡血迹,胡子拉碴,眼白都是细细密密的血丝,但不难注意到他的眼睛。
那双美丽得足以让无数人追杀他,不过是为了占为己有的眼睛。
那是一双琥珀色的眼睛,虹膜的颜色从内往外一层一层过渡变浅,其中分布着浅棕色的细纹。
诚然,这是双非常好看的眼睛,但这双眼睛失去了光泽。
这已经是被围堵的第七天了,韩文清其实不清楚追捕他的人是谁,但是属于野兽的直觉告诉他,这些人绝不是善类。
在不明人士的追踪下他躲藏得很辛苦,原因在于韩文清并不擅长控制自己,稍一动怒就会引起身体的变化。
至于变化是什么,简而言之,就是他会变成半人半兽的模样,双手变成利爪,脸颊和手臂上会长出如同老虎毛色的茸毛,性格也会极其暴躁,很容易伤人。
而对方显然知道这一点,处心积虑地想要让他处在危险之中,高度紧绷着神经,最终爆发。
必须要避开人群,就算是人烟稀少的村庄也必须绕开。
一切都要小心,绝不能让他们看到自己非人的一面。不能伤人,不能毁了任何属于他们的东西。
一定要抑制住情绪,不能发作,至少……不能在这,会伤到人的。
绝对不行!
韩文清并不想这样,这些话他不知道对自己说了多少次,他曾经因为愤怒而无法控制自己,之后的事,他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普通人类盯着明明什么也没有做的他,就像是在看待罪人。
自己的眼中,他们依旧是普通人类,可在他们眼中,这是一头人不人虎不虎的怪物。
女子的尖叫声刺痛耳膜,惊恐的母亲疯了一样护着自己的孩子,成年的男子举着扫帚斧头围在他的身周,明明眼睛里是藏不住的恐惧,嘴里却说着恐吓的话。
韩文清也不过是在杀气的强压之下现出了虎兽的一面,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站在那,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可是人类依旧将他视作威胁、异类、怪物。
疯了一样躲进森林里逃了,身体的异动在安稳且安全的自然环境中慢慢被安抚下来。
在人类的认知中,你只要同他们有一丁点不同,那你便是异类,纵然不过是稍奇特一些,也活该被驱逐、被敌视。
这是多么片面而可笑啊。
平静的水面被雨点打碎,涟漪泛开不见了,又生出更多的涟漪来。
韩文清看了眼开始阴暗的天空,从口袋里摸出剪刀,抬手往头发上比划。
不管如何,总得打理打理。
意外丢失了剪刀的年轻妇人看着窗台上的一篮味道香甜的野果子,百思不得其解。
张新杰是被一声重物落地的沉闷声响吵醒的,茫然地爬起来,揉了把酸胀的胳膊,活动了两下翅膀,看着微明的天际,思考自己睡了多久。
大概一天半了?年少时养出的规律作息算是彻底废了,他低着头看着衣摆长出的霉斑,这样想着。
他已经在这里待了一个月了,衣服就这么一套,早些日子暖和的时候还能趁着有太阳把衣服晾晾,前几日开始下雨了,就没法晾衣服了,也没法出去了。
为了防止翅膀被淋湿,他选择待在洞穴里,吃着囤积下来的野果子等雨停。
说实话,野果子不好吃,酸酸涩涩的,嚼起来还带渣。
张新杰开始想念家里的面包和热牛奶了,只可惜,他现在回不去了。
他脱下了衣服,肩胛骨处长着一对翅膀,白色的羽毛柔亮顺滑。
这是一双非常漂亮的翅膀,每一片羽毛都带着如珍珠般柔和的光,展翅的瞬间,张新杰看起来宛如天使降临。
当然,如果忽视他脏兮兮的脸颊的话。
他已经一个人待在这一个月了,自然是不在意什么的,自顾自地把衣服全都脱了,只在腰上围了一块不怎么干净的布。
张新杰找了块干净的大石头,把衣服摊开晾着,然后展翅向附近的一处湖泊飞去。
冰凉的湖水没过胸口,沉积在其中的压抑似乎被水流带走了不少。
张新杰躺在湖边,脚下是圆润的鹅卵石,身后是散发着青草香气的湖岸,不远处的湖对面是几只灰毛的野兔,它们正低头吃着地上秋雨过后新长的嫩草,最大的一只兔子直起上身环顾四周,圆尾巴一动一动的,还有些可爱。
张新杰坏心眼地摸了块鹅卵石,朝那边一扔,兔子受惊了四下逃窜,草地上又如同刚刚那般干净了。
小兔子们倒是没看到,方才它们待过的地方不远处,伏着一条吐着信子的蛇。
他视线扫过岸边,瞥见不远处有一团黑色的杂乱毛发,其间还夹杂着几绺深棕偏橙色的。
张新杰想,大概是因为准备入秋了,什么动物开始褪旧毛长新毛出来御寒了吧,只不过看不出是什么动物。
他倒是不担心入冬的问题,这地方地处南方,不下雪,冬天也温和得很,就是这深山老林里湿气重,天一冷就湿冷得骨头疼。
大约是因为长出了翅膀的关系,现在都已经是初秋了,已经是往年加衣服的时候,他还没觉得冷,也算是一件幸运的事吧。
如果肚子能被填饱的话,就更好了。张新杰摸着自己突出的肋骨思考,看着清澈见底的湖水,湖底似乎是有鱼儿的。
也许自己可以学着捕鱼。张新杰又想。
说干就干,在心里盘算了一会儿方法,觉得失败率比成功率要高,但总得试试,他已经吃腻了那种嚼起来有渣滓的野果子。
张新杰又搓了把自己日渐粗糙的皮肤,裹着方才放在岸边的破布,往常住的洞穴走。
韩文清看着眼前的洞穴,有些茫然。
洞里摆着两床残破不堪但勉强可以保暖的破被子,棉絮从破洞里漏了出来,被原主人扯了出来,绕有兴致地揉成团还扯了两只耳朵出来,像一只没身子的灰兔子。
角落里拿芭蕉叶当垫子堆了几十枚红色的小果子,边上还有另一张芭蕉叶,上边堆着的像是吃果子留下来的渣。石洞内壁的凹陷处,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一套衣服。
看这洞里的摆设,再怎么着,也不会是熊吧。
韩文清饥肠辘辘,早就累得不行了,想着这几天湿气重,可能会下雨,总得找个地方躲雨,于是兜兜转转就找到了这来。
他盘腿坐在果子堆前,想伸手拿两颗,又想着这是别人的地方,出于礼貌总得征求一下统一,但肚子也的确是饿得慌。
还纠结着,韩文清嗅着洞里淡淡的青草香气,最后还是没撑住,合眼睡了过去。
醒来时,空气中散着鱼肉香味,混杂着骤雨初歇的清新味道,在他鼻尖缭绕,勾着他肚子响起一阵“咕噜咕噜”声。
韩文清挠着后脑勺爬了起来,看到自己身上盖着块破了小洞的毯子,他支起上半身左右打量,看到了不远处的张新杰。
天色已经暗了,洞外一片漆黑,长发男人在洞里生了火,此时他手里拿着只木棍,顶梢上削尖了串了两只巴掌大的鱼,正神色认真地翻烤。火光映在他脸上,打出一片深浅不一的阴影来。
而让韩文清更为惊讶的,是对方那洁白无瑕的双翼,合拢了收在身后,被火光染上了橙黄色,光泽在每一片羽毛上流转。
“打扰了……”憋了半晌,韩文清也只说出了这么三个字,自己不知道对方是谁,不知道他叫什么,就贸然创了进来,没被赶出去应该还算是好的了。
面前的男人显然不像是武侠小说里脾气古怪、神经兮兮的世外高人,单看他瘦弱的双臂就不难看出,他在这过得也不算太好,但至少神智还是在的,因为眼里还是澄清的一片。
“先吃吧。”对方拿手边的芭蕉叶将两条小鱼包着递给了韩文清,盘腿坐在他面前,说道:“我叫张新杰。”
韩文清接了鱼,一时间受身体本能趋势,连谢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口,拿起还烫嘴的鱼肉便狼吞虎咽起来。
如果不是张新杰阻止,韩文清怕是连鱼头也要嚼碎了吞下去。
“谢谢。”韩文清抹了把嘴角,沉声道:“韩文清。”
韩文清的这句话是对张新杰说的,眼睛却似乎没有想从对方身后的翅膀上挪开的意思,直勾勾的看着。
张新杰抖了抖双翼,又再度合了起来,紧紧贴着肩胛骨。
他看着韩文清颜色异样的双瞳,问道:“你也是被人追到这的?”
“是。”韩文清回答。
“对方是专事猎杀特殊物种的,猎得后,或卖给被人赏玩,或宰了卖掉,下场都不会太好。而他们捕猎的目标都不普通,譬如濒危动物,譬如……我们。”张新杰的声音异常冷静,像是在细数自家的藏书。
张新杰淡然:“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对你,他们想要的是你的眼睛或是爪子。对我,他们想要我这双翅膀。”
回音在山洞里左右碰撞几下,溜了出去渐渐消失在荒野中,之后是一片静默。
韩文清不知前路在何方,他知道,张新杰也不知。





庆贺我家战队正副队出场!更一下韩张!
为我家的两位疯狂打call!
挺久之前写的了,现在看看也不怎么样,你们看着就当消遣了。没完,大概还有两章。
120125-4005=116120

评论 ( 16 )
热度 ( 52 )

© GAI。 | Powered by LOFTER